给双双买根棒棒糖

愿青龙指引你

轻轻点击大大支持

我的网站慢得打不开

07 | 04 | 2015

访问本站时,因为管理员不会加密处理,所以有可能会遭受万恶的运营商劫持,移动流量访问会出现悬浮窗,联通流量访问会出现图像变形显示不全的问题。这些情况是以前曾出现过的,但无法保证现在及将来不会再次出现。
本网站走的是电信线路,没有经过任何加速,只是尽可能少的用插件,尽可能高的压缩图片,所以其他线路访问会有点慢,感谢你的耐心等待。
特色图像的分辨率不是很高,所以可能会有点模糊,还有更多的图像效果,点击标题就可以看到了。也有源文件的下载地址提供。
当然,更希望你能留下宝贵的评论,或意见或建议或祝福或诅咒或支持或批评。
本站有关代码的复制会让你很丧,你可以尝试私信我得到解决。

Read More

喜马拉雅听鬼吹灯

22 | 03 | 2019

看了电视剧版的《鬼吹灯之怒晴湘西》《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感觉拍的还可以,无论情节还是特效,都算良心作品了。原著以前看过一点,但就我这记性,已经想不起太多了,网上面搜索电子书,多看的要价近百元,就放弃阅读了。看看有没有听书的,在网易云音乐里找到了全集,但程序退出后进去不能续播,这对于碎片时间的利用上就缺乏体贴,而扣扣音乐上的内容又顺序混乱,虽然它支持续播。最后发现喜马拉雅的内容可以续播,又是按顺序下来,就果断下载过来,虽然要付费收听,但价格也算亲民。《鬼吹灯》一共八部,喜马拉雅提供的只是前四部,但也够让我听的了。
趁着有闲的日子听听,多少涨一点知识。往后还可以听听《水浒》的评书,或许能为将来的上台做一些准备。 Read More

一百条健康类谣言辟谣

14 | 03 | 2019

我们常常会通过各种途径,看到大量养生保健信息。其中的谣言简直不要太多哦!有些谣言更是隔一阵就登上微博热搜榜、不定期刷爆朋友圈或攻占家族群。要知道,健康类谣言一旦传播开来,危害比普通谣言大得多。轻则让一些人掉入「养生陷阱」劳民伤财,重则使一些患者放弃正规治疗,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下面这一百条辟谣,肯定没有全网打尽,但也基本涵盖了最火热的那些「大忽悠」。希望对各位看官有用。

内容转自丁香医生公众号 展开/收缩

去教书吧

14 | 03 | 2019

本想着可以偷闲终生,但我的担心终于要变成现实了,我的忧患也算是有先见之明吧。到了新学校,就没有管理员的位置给我了,好多事听说都外包给物业了,也不知要安置好多少的空闲人员,我必也是其中的一份子。今天主动去找领导也算是鼓足了两辈子的勇气,为了孩子奋不顾身也是应该的。至于让我教书,我多少是有点畏葸的。备课上课改作业,这样的事情已经让我很陌生了,想起来多少有点害怕。我甚至不敢保证自己有上台讲课的勇气了。但人总是被逼着生活,想想教书的好处,多少也是可以令人豁然的,比如价值观的输送,比如统赞之家的宣传,比如人心的交汇,那些都是管理员所达不到的。
而今对对已是上幼儿园的年纪,我也该少了对他的忧心。看着他活奔乱跳在游乐场,我应该憧憬新的将来了,而不是守着旧有的生活残喘苟延。去教书吧,多少能更加证明自己在这个百年名校的价值,多少能加重自己与人谈话的砝码,毕竟身份转变了,地位也不同了。那些特权阶层的跋扈,那些底层的低声下气,我是再一次见识了。从明天起,做一个认真的人,好好地把备课本整理一下,也许几个月后就真的要用上了。
也许我依旧是那个在台上侃侃而谈的老师,也许我依旧是那个令学生敬仰的老师。也许我从未失去那些能力,只是偶尔失落了一份信心。

百年修得共枕眠

08 | 03 | 2019

《白蛇·缘起》政治内涵就是柳宗元在《捕蛇者说》里提到的苛政猛于毒蛇,但伟大的艺术总会回归到个体生命的意义探寻中。欲望这东西不管是人是妖都是有的。人妖有七情六欲,道士想羽化登仙,蛇妖想法力无边。但为了欲望不择手段,为了长生荼毒生灵,这都超过了边界。正确的欲望应该像许宣那样深爱一个人,这样的情欲突出的是人之为人的崇高伟大。爱一个人还要消除偏见,放大了说就是博爱万物,不管对方是人还是妖。许宣没有选择捕蛇为生,而是采集草药;为了白蛇可以舍弃人生而选择为妖,这是他平等博爱的精神所在。而小青的性格形象就偏激了许多,认为人都是恶的,环境使然吧,我们也不能强求这种偏见。
影片标题为《缘起》,说的故事应该是许宣和白蛇的前生,为了这段缘,白蛇在最后努力保留了许宣的魂魄,这多少给了观众心理的安慰,相信大家都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苦苦留住许宣的魂魄,这样的画面竟然使我感动,对于美善的追求,超越了人和妖的界定。
画面唯美,想象瑰丽,感情细腻,情节固然老生常谈,对传说也多有借鉴,但仍不失为一部揭示人性人情的好动画。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于茫茫人海中找到她,分明是千年前的一段缘。缘分难得,珍惜眼前人吧,纵然浮生若梦。

手贱报废了笔记本

27 | 02 | 2019

自从换了新电池后,迈克波克勉强能续航一段时间了,但不久又出现了修理电池的提示。客服说用酒精擦擦就好了,便从周登那里讨来一点酒精擦拭,没等干燥就通电,似乎有一股烧焦的气味,然后就是白屏,用尽办法也进不去系统了。
拿到周登那里帮我查看,说要维修主板。他并不建议我去修,因为寿命已经有十年了。也是该让它退出这个时代了。并没有特别的数据,但还是买了硬盘盒,取下里面的两块硬盘,当做移动硬盘用了。还有那电池,联系了售后,能退货了,便让周登帮忙找了快递寄了出去。回到家里测试了硬盘读写,结合我在电脑店和周登那里的多次奔波,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连接线问题。这个按下不表了。
但我是否该怀念一下这迈克波克的十年,就像昨天看天下足球十年逝年的主题。学生们那时候应该很羡慕老师有一台迈克波克吧,我都不好意思在夜自修的时候拿到教室去了,以免学生分了心。我自豪地用着苹果系统,也曾几次用苹果的幻灯片做令人炫目的课件,但这些时光都随我更换岗位而永远远去了。我曾是那么饥渴地探求苹果系统和软件,甚至拿装双系统换得一点点零花钱,只是不知道那些安装用的优盘都放到哪里去了,换了太多的办公场所,有些东西在不经意间就丢失了。可惜吧,并不可惜吧。
有些东西终究要走向衰亡,也没有什么东西是永垂不朽,在这个智能手机横行的时代,没有了一台笔记本也不是那么重要的事了,更何况我的工作已经不再需要这么一个办公工具了。就让它随风去吧。周登说陈列一台迈克波克也可以啊,毕竟那可是苹果优秀的工艺作品。我想,就让它在某个角落落灰吧。人总是要向前看的,一时的手贱毁了一台电脑,后悔也没有什么用了,换个想法,也许它命该如此。
如果一切都是宿命,我又在这淫雨霏霏的二月努力些什么呢?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