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屁股性感壁纸

暴雪是一家只会拍电影的游戏公司,即使不想玩它的游戏,也挡不住对它的CG动画的赞叹。但它其实真的只是一家游戏公司,当年《星…

切尔诺贝利之殇

应对灾难本身,也不能说是监管者失误,更多的是制度问题。苏联的官僚主义作风甚重,为了维护帝国面子,可以极力掩盖真相或者谎报…

孟买狂暴者

说起酒店旅馆,文艺作品有《卢旺达饭店》、《布达佩斯大饭店》、老鹰乐队的《加州旅馆》等等,这次看了高分作品《孟买酒店》,就…

西城回忆杀

我也是在朋友圈才知道他们又要来上海开巡回演唱会,这已经是来上海的第三次了。那年她刚高考结束,他只身一人坐在遥远的看台,用…

值周办公室已沉沦

值周办公室已沉沦

或许我还没有被边缘化,他们找我去监考,他们又找我去值周。我想不起最近一次的值周是什么时候,仿佛已经过去了几百年,但我依旧…

印象水浒

小时候听爷爷讲故事,他翻来覆去给我讲的就是武松打虎,那也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读书的时候语文课本里有水浒选段,是鲁提辖拳打…

老大哥在看着你

今天端午,食堂中饭的时候每人发两个粽子,我拿回家了。工作餐吃得不多,因为早上吃了美味的拉面。兴冲冲跑到阶梯教室报到,在考…

又是一年毕业季

操场入口铺设了红地毯,拱门上是成人礼的文字,旁边就是器材室,我躺在那边看着手机。然后看到一群群学生穿着奉中的文化衫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