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双双买根棒棒糖

爸爸

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17 | 06 | 2018

鲁迅先生曾深刻说起过这个问题,可是我并没有拜读他的文字。我所知道的父亲应该是个有责任有爱心的角色。父亲的责任在 […]

端午节快到了

13 | 06 | 2018

闲着无聊,继续做攻略,只感觉乘飞机既不方便价格又贵,但出远门是没有办法的选择。然而暑假究竟什么时候到来,还是个 […]

早吃店易主了

06 | 06 | 2018

很突然,奶吧隔壁的早吃店易主了,虽然仍是早餐店,但由原来的包子馄饨改成了大饼油条。双双很怀念原来的粢饭,老问我 […]

忙碌的星期一

04 | 06 | 2018

新政策出台,官方解读完毕,剩下的就是老师们惶惶不可终日,七个名额最终会轮到谁头上,就像达摩克利斯之剑悬着。我和 […]

五三五二九

04 | 06 | 2018

说起今天的日子,历史老师说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了。的确,这段历史被掩盖的几乎找不到痕迹,龚档封锁消息的能力也算是冠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