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的幸福

已经渐忘记那个邬同学怎般模样了,只是印象中不甚好学。刚才碰到当初搭班的班主任,才说起这样的事。一个大男孩子竟也去白杜乡下当小学老师了,我记起亲戚小妹读完大专也是同样的路。父母们总很欣慰教师这个职业的稳定,却也只是一贯保守的作风使然。料得这几年的光景,不是我庸俗不堪,只是逼迫得生活难以维系,我怎能不抱怨几些?
领导会上的两点旨意无外乎工作的不够用心和薪水的努力争取,以威吓与哄骗继续。大家选择教师都是为了求稳当的日子,又有谁敢站起来振臂一呼,最多也只是在私下窃语。而后继续发扬奉献的精神。
班主任以成绩作为压迫,我当也知他所受的来自同一方向的压迫。我们用几些苍白的数字祭奠我们与孩子们的青春,这就是所谓的奉献。班里又多了些新的警语,在教室前后两旁,似用这种文字的压力来提高成绩,它却永远不是我们要的幸福。
终于知道那些学的不是被洗脑就是被消耗。知识已渐成无用的应付,真正的精神熏陶却在沦丧。庆幸自己还是一位教语文的老师,可以将人类的真善美传达给他人,可以告诉他们什么才是真正的人文。所以我还能在卑微的幸福中体味职业带来的些许美好。
但我不知道那个刚踏上工作岗位的邬同学是否想着激情燃烧他的青春,或是他父母所期望的一个安稳的生活,用每天的车来车往去消磨自己的青春。
那天,带着女儿途径中山路的奶茶店,老板学生在那里,还有另外两个同学。没有太多热情,我只是客套地问起了他们几人的工作归宿。那些在读书时代顽劣的孩子面对生活时,已彻底改变了他们原初的模样。所以在学校里,学生的表现又能代表多少的将来?我们老师的努力还不是为了那一些虚名浮利。我觉得教师就是一个虚无的职业,在现实的环境中,已经没有什么言传身教的感动,只有繁复劳动的机械灌输。我们已配不上教师这样的神圣称谓,这东西只能留给自己意淫一下,因为生活才是他们真正的老师。
我不知道物质生活的困顿是否依旧能不改变精神生活的富足,关于幸福的定义本是因人而异,而我想天命抉择了普世意义上的幸福,比如出身、人脉、教育。
于是我又想起了另外一个学生,品学兼优的孩子,从北方的大学毕业回来,找了一份马虎的工作,因为她并不是富二代,更不是官二代,这难道不是天生的命。而我只希望这只是上天给她定下的前半生,因为还有些人为的努力可以改变现实,就像我所走过的轨迹,改变了自己,改变了他人。我早已不敢再问起收入这样敏感而低俗的话题,只希望某些人能过得比我幸福。
虽然我承认我也有自己的幸福。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1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