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聚

今天没有语文作业,心中略感不安,仿佛作业才是安慰自己的一种努力方式。但语文真不是靠几张试卷来提升素养的,所以我也应该想开。再如办公室的戴老师总会在中午时候叫学生过来,有时抽查背诵,有时又个别谈心。学生这次的默写看似比较理想,我竟找不出可以来办公室重默的学生,想想别的老师也没疯狂,大概中午确实是让我休息的时光。
孩子们渐次长大,三个人也算是难得一聚,便各自有各自的快乐。想想不久前我们还是玩在一块,马上就轮到了彼此的孩子。我们这一辈人长大,父辈们老去,就只有借着孩子们去维系彼此的往来。我也并不清楚打阿姨今晚召我们一起吃饭是为了什么,只是感觉三户人家在一起,还略能感到人丁兴旺的模样。到了表妹结婚那天,便又是亲戚们相逢的必然理由,无论远近或是亲疏,那种血缘依旧会将彼此凝结在一起。只是各自的幸福不同罢了。
我吃完就告退了,因为还要赶去上夜自修。从南大路出发,晚灯初上,来往忙碌的车辆,也许刚下班回家,也许已开始夜的生活。霓虹灯早已亮起,有太多的地方不属于今夜的我。因为我背负着神圣的使命,要为共产主义教育事业去奋斗。
然后我会选择回家,继续日复一日的生活,至于改变也仅是偶尔或者暂时。国庆也许可以自由安排些时光,但那是否又会是人满为患的模样?他们已经在担心回来后的加班加点,我却不曾感到那份烦恼,因为我总是轻松地面对工作。那份需要付出的工作到了现在我都不清楚,该如何付出才能算是真正的努力。我也不曾有尸位素餐的愧疚,因为我本来就走在一个不甚有意义的工作轨道上。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