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的星期一

04 | 06 | 2018

新政策出台,官方解读完毕,剩下的就是老师们惶惶不可终日,七个名额最终会轮到谁头上,就像达摩克利斯之剑悬着。我和燕可以争取重大疾病人员直聘名额。从上星期五开始就准备资料了,以至于周末都过得不甚踏实。考虑到资料有可能不全,最初我把第一次住院的情况给省略了,只留下第二次住院的记录。今天早上等范副校长的检验,来来回回跑四楼有好几回,等到第三节课下,他才过来。看我们资料有哪些不明了处,并建议我把病情简述复杂化具体化,我就又回家拿来第一次住院的记录,重新组织语句,把自己的极端行为都加上去,这样够让他们感动的了吧。
那些发票,出院记录包括了诊断结论、病历,化验单,统统复印成册,作为证明材料附同登记表上交。材料还要公示,听说不是在大厅里公示,燕感到欣慰。我却无所谓。这抑郁症也算是小资病了,全天下的人知道了我也不怕。所以不管公示在什么地方,我都没有意见,只要让我顺利通过直聘就可以了。
今天中午是双双第一次午睡,自小学开始,她就没有再午睡过了。现在学校开辟了午睡时间,我们也就积极落实了。只是今天的午睡并不太平。起初我十一点四十分去接她的时候,她不想回家,说要去买辅导书,不买不行。我开摩托车带她先去三味书店,结果那辅导书刚好卖完了,然后又转到新华书店,新华书店的服务员知道孩子们要买的书,我只是奇怪为什么学校不统一征订呢?买好书匆匆回家,躺下,很快就一点钟了,催双双起来去学校,我自己继续睡,还有四十分钟可以睡呢。
回学校就是重填登记表,上交给范副校长看过,他觉得没问题,便连同文件夹收了起来。我也希望没什么问题了,让我们两个顺顺利利地通过区管校聘。听说班主任也是直聘对象,孕期哺乳期也是直聘对象,这两群人大概会在一定时间里猛增起来吧。小小的教师为了小小的饭碗殚精竭虑,真心叫人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