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岁岁花相似

在中山桥下和表弟分别,此去不知何时能见,他说过年也不一定会回来的,回头在网上维系这亲情吧。我们渐渐老去,和童年时候的盼头不一样了,但分别留下的冷清还依旧像很多年前的感觉。小表弟甚至连再回都没说,他应该继续为他的学业和将来的工作努力,也许高学历会给他带来更好的工作,这也是小阿姨骄傲和盼望的。小表妹虽然草草毕业,但也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大表妹结婚后,很快就会轮到她了吧。
大家也只能借这样的机会相聚在一起,彼此有自己的事业和家庭。我不知道外出闯荡江湖的好还是安居在小地方的好,彼此都有自己的苦乐。只有那些孩子是无忧的,双双和叮当或者再大一点的哼哼,又会重复我们多年前的样子了吧,只是不会相聚那么多了。还记得大表妹刚出生时候的模样,这么快也结婚了。婚礼上新郎的父亲发表感言有点紧张,但真的是发自内心对孩子的祝福。很多年后,我也会将双双交给另外一个男人,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像舅妈他们在女儿出嫁时止不住落泪。传统的感情附加在她们身上,比如女儿出嫁后是否会幸福,做父母的是不知道夫家的待遇的。现在当然随时都可以省亲,母亲落泪更多的是那份激动,孩子也终于成家了。
晚宴的流程还是和别家相同,司仪也是在场上游刃有余,以有奖活动来活跃气氛。现在不像旧时总充斥着喝酒猜拳的喧闹,很多人都能克制自己的酒精摄入,用最大的中西交融来演绎一场场熟悉而陌生的婚礼。而我感到越发困了,就像疲惫的新郎新娘以及家人。这人生最大的注脚总需要额外的投入去证明它对于每一个个体的与众不同。我也记得当年意气奋发的自己,只是时光荏苒,变了太多。
明天还有一场婚宴等着我去参加,还会是一样的过场,只是明天的我不再是假日里的我。开始的月考让人想起来就心烦,等着我的是繁多的试卷和作文。亲戚见面的时候总会谈到彼此的生活待遇,我还能再牢骚些什么呢?只能在工作中寻找最大的幸福了。而回顾假日,我早已经没有外出的打算,所以日子过得如此的简单无聊。每天几乎都是同样的安排,陪双双成了我的主业。本以为今晚可以暂时放下,但母亲忙着应付麻将,我只能再带双双回来。肩部莫名地痛得不能动弹,大概是在床上用电脑过度的缘故,也许有双双的日子可以不必那么多的亲近电脑。身体的病痛并不是最糟糕的,希望心情能保持良好。

点击看大图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2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