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吃店易主了

很突然,奶吧隔壁的早吃店易主了,虽然仍是早餐店,但由原来的包子馄饨改成了大饼油条。双双很怀念原来的粢饭,老问我什么时候他们会回来,我怎么知道呢?今天晚上去那边买记号笔,路过那家店,人还在,我就叫双双问起原来人家的去向。他们说,那家男人要到上海去动手术,他的腿坏了。我知道那男人的腿不好,曾经动过手术,后来拄着拐来经营生意,他专做包子炒面,女人做粢饭,还雇了个帮手做馄饨。对面就是实验中学,生意火爆得很,不仅上午忙着做早点,还在下午买油炸食物给放学的孩子。有一辆日产两厢车,那女人会开,常停在路旁。还有一个女儿,大概已读了大学,并不常见,来了也是帮大人照顾生意。彼此都认识,特别是双双,他们也算看着她长大。双双有点留恋他们,所以才会问起回归的事。
而我唏嘘的是,世事难料,健康重要。没有了健康,再多的钱也是白搭。想必这么好的生意,他们必也攒了点积蓄,只是男人的病不知要花费多少的金钱,希望不会是一朝回到解放前的凄惨。兲朝的医疗保障体系还不够完善,特别是没有医保的劳苦大众遭遇坏病的时候,大概连砸锅卖铁都凑不齐高昂的手术费和医药费。而社会的上层人物随便住住高干病房,然后向组织报销全部费用。医疗资源的分配不公,也在一定程度上固化了阶层,毕竟没有人一辈子不会得病,太平年代,人走向终点的多是自然病死,而面对疾病,总是因人而异,人的意识形态,人的阶级属性,这些都让社会产生了不公。面对死神,也是可以用金钱贿赂的。
没有什么比健康来得重要,名缰利锁都是健康的敌人,而阳光的心态是健康的保障。对于亚健康的我,更加坚定了人生的追求,守住小小的幸福,不让世俗的烦恼折腾了自己的身心。
当然我也祝福那男人能手术顺利,毕竟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常怀感同身受之心,这个世界才会变得更加温暖。对于双双,她还不懂变故对人心的影响,但也知道有些美好的逝去是让人痛心的。她对于粢饭馄饨的追求也不仅于此,她必也会有所唏嘘吧。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