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附庸风雅一把

余生也晚,没能赶上管谟业先生作品风行的时代,更不能和管先生成为校友或是同学而倍感荣光。所以在他获奖的时候就有点缺少鸡冻,全然不似大街小巷贩夫走卒这般热血沸腾,好像真和小日本打了痛快一仗而凯旋的模样。确实,打败了写《挪威的森林》的日本业余运动健将,总会让人激起那种强烈的民族自豪感,毕竟这是中国建国数千年来第一个在诺贝尔文学奖上的斩获。我们急需要精神层面上的胜利来平衡物质层面的超快发展。他一个人就代表了整个民族的文学修养,让我们终于也对得起千年古国的悠悠传统。这真是扬眉吐气的一刻。我们因管先生曾来过宁波而倍感自豪,就像是天子巡幸的受庞若惊(找错别字哦,亲!);我们为自己单薄而上灰的书架奉献一本莫言的作品而自命得意。我终于也附庸风雅了一把,虽然我根本不知道书里写了什么,但和朋友的交流中我终于能够吐出莫言、诺贝尔、红高粱、丰乳肥臀这些关键字,算是让自己步入小资或是有痣青年的行列了。
至少我总不落伍于这个时代吧。每一个时段总有那么些风潮,值得我们去追啊追。这个浮躁的时代,我们用快餐的方式解决文化,过后却发现文化根本没在我体内留下些啥。几天前的莫言或更远前的莫言仿佛和我们不在同一星球,这几天他就突然降临了地球,我相信一个月后他将再次飞离地球。我们习惯了忘却,太多的冲击让我们无暇顾及,我们已经静不下心来好好品味一本莫言的书。
我想世情冷暖也莫过如斯,被捧上天的莫言也让鸡犬升天。政府感谢他,书商感谢他,校友自豪他,同学沾光他。整个国家处在巨大的意淫中,仿佛看到了中华民族百分之九十九的复兴。一个区区的诺贝尔文学奖当年鲁迅先生还不屑提名呢!我这个外行不知道那些评委们是否熟悉中文、熟悉中国文化、熟悉管先生的作品,他们又是以怎样的标准去评判一个人在本国文学界和世界文学上的地位。但我知道管先生的作品大概无法上升到普世意义的高度。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和对文化的独特理解,我们都应抱以尊重而不该用一个奖项来决出高下。
有人说这次的诺贝尔文学奖是出于一些政治目的,我觉得很是可能,但我更希望能取消它。
如此狂热于此次的得奖,恰恰说明了荒芜的精神世界需要养分稍加灌溉了,但一个奖项能丰赡整个民族的精神贫瘠吗?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