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什么古

28 | 07 | 2018

所谓人文景观,大抵都是因人而赋予景观色彩。就像李白之于黄鹤楼,王勃之于滕王阁,润之则之于橘子洲。作为内陆少见的江中沙洲,橘子洲狭长地处在湘江中部,也有它自然景观秀美的一面。特别是湘江清澈,果真有鱼翔浅底的视觉想象。然而恰逢酷暑,而非恰同学少年,众人瞻仰伟人的情结热情却如那艳阳。
我带双双先是打滴滴,目的地就设在景区,然而司机说过不去景区,让我们改乘地铁。我们就乘地铁到橘子洲站,这地方也算是国内少见的沙洲地铁了。很多人来洲中都乘观光车环岛,我们也是,二十元一个还算实在。沿途绿树成荫,远处岳麓山近处湘江皆在眼前,只是未到深秋,难以想象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是多么壮美,没有百舸争流,倒见游客人头簇动。橘子洲更像一个公园,普通得平凡,它能够作为景观,离不开毛太公的这首词,所以要大书特书一番。我们在词碑前合了影,又在巨大的青年毛泽东头像雕塑前拍了照。除此便见不得更多景观了,双双要去看雕塑展览,计较的是那室内的凉快,可是要取票排队,人群挤挤,双双也就没了兴致放弃了。
乘观光小火车回到始发站,乘地铁二号线到五一广场再转乘一号线到南门口,然后百度导航步行到天心阁。天心阁西门是一座公园,进公园后入阁要购买门票,三十二元一张,儿童票半价,近五十元参加一座小小的阁楼性价比似乎不高。天心阁并没有与它相关的煌煌大作传世,所以名气不大,虽然带有明信片性质的门票上写了八个大字:潇湘古阁,秦汉名城。其特色大概是由一座主阁和两座副阁组成,并用城墙做了包围,城墙上还有炮台遗迹。登阁远眺,发思古之幽情,如此而已。阁中名士今何在,白云千载空悠悠。
下来继续滴滴去三王街的杨裕兴总店吃中饭,我点了老干妈排骨饭,双双还是面。肚子有点不舒服,双双固也是不乐意去贾谊故居或简牍博物馆,这段行程就取消了。滴滴到宾馆稍作休息,两点钟退房,在茶餐厅花二十元钱点一杯绿茶,主要目的是打发下午的时光,双双玩玩她的艾派德,我趁此码码字,或许还可以躺在沙发上打个盹,生活就是那么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