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与一万亿株白桦相逢

29 | 07 | 2018

没有乘过这么漫长的火车,在卧铺上我想起了那本曾经翻过的书《我已与一万亿株白桦相逢》,旅途于我是别样人生的经历,即使它有时候是多么的枯燥乏味。但你永远不知道攻略之外你可能遇到的人和事。他们热情地请我喝酒,在干杯声中,似乎诉说着难得的缘分。
除此,我只是躺在床上看看带来的那本《神拳考》,匪夷所思的从众心理和大肆屠戮的无知人性,化作文字流连在我的脑海,仿佛这节节车厢的旅客随着火车的方向裹挟前进。
半夜了,似乎还没有睡意,双双在最上铺已经睡着了。我吃了颗安眠药,但脑子里依旧不平静,想着未来的旅程和已走过的路程。迷迷糊糊间听着铁轨车轮相交的咣当声,凌晨两点,双双突然起来问我那充电器是否还在远处充电,我说我早已拿回来了。很快地,阳光照进了车厢,里面开始有了动静,我却还没睡够,继续在床上躺着,其间也没关注双双起来在忙碌什么,她大概在看窗外的风景,她大概在注意别人的动向。其间我也起来吃剩下的饼干和水果。只是发现很快就到了终点站成都东站。
成都的天气还不算热,才三十度的最高温度。我们走出巨大的车站打了滴滴来到如家宾馆。其间我联系了施怡,十多年未联系了。初是大家还青春年少,恍惚间已各为人父母。因为她是成都人,所以我才会想起她。如果我没来成都,大概我也不会联系她。天命与,人事与?她都已成地道的宁波人了,我还在想着她为成都妹子的模样。其实缘分就像昨夜喝酒干杯的同路人,缘分就像十多年后想起的彼此,在某一生命时光里交集,又彼此各奔东西。
我大概也可以说这一夜乘火车来,我已与一万亿株白桦相逢。相逢即是别离。

历史今日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