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黑帮

01 | 08 | 2018

重庆多上坡下坡路段,地图上平面距离很近,实际要绕远路。谓之山城,有重庆森林之称,说的是高大建筑如参天树木。我们入住的如家就在上坡路上,里面空间逼仄,是三处如家最糟糕的一次,但也能将就着休息。
迷糊到四点多,出发去洪崖洞,没什么特色,就是美食商业街,不过临江罢了。双双买了难吃的冒气冰淇淋,步行到解放碑。看见了处在闹市的人民解放纪念碑,孤零零立在繁华的街道似乎有点突兀。在等滴滴的时候看见了一辆光阳赛艇二五零重机停在旁边,勾起理想只觉唏嘘。本想去朝天门广场,但司机说那里已经拆除了,其实重庆也到处在拆建,包括我们住的如家。包括到达的朝天门码头。浑黄的江面上停着几艘游轮,上头是长江大桥和长江索道。又碰到一辆重机,不知道是什么牌子。以前重庆的嘉陵牌摩托车很有名,老一辈甚至把摩托车泛称为嘉陵牌。
回去宾馆吧,没什么好看的。决定步行沿江滨过去。重庆的建筑让人如置森林,到处又有打黑除恶的标语,我想起了重庆黑帮这个词,其实与文章没有任何关系。然而想必黑帮兄弟都是开着嘉陵牌出动。
半途遇到一处古城墙和城门,名为东水门,是有一段历史了,便上去走了走。其实就属于湖广会馆范畴,但会馆早已关门,我们也不必拜访了。双双独自一人泡面,我独自一人外头吃招牌牛肉面。澡已洗好,没有逛街的欲望。生怕遇到重庆黑帮。
总有抑郁的情绪浮动,总处在忐忑不安中。快回家了,或许会有点改善。这次的出行状态比去年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