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延残喘的摩托车

25 | 08 | 2018

有些摩托车会在车棚烂成破铁,有些摩托车会老死于征途,我的大概就属于后者。
今天上午带双双去游泳,摩托车回来的半途突然熄火,然后就再也打不着了。听着马达越来越缓慢的启动声,我知道大概电瓶又没电了。只能老老实实推车去修理店。修理店在实验中学附近,我人尚在大成路和南山路的交界,慢慢推吧。双双倒已经急不可耐了。她不想走,我就让她爬回去。半路雨渐渐大了起来,但还不至于把人淋透。推到修理店,店门却关着,打电话去问,说是下午才能开门。就把摩托车扔在店门口,我和双双走回家去。雨越来越大,回到家我们都淋成了落汤鸡。
下午午睡醒来,天气很好,阳光灿烂,全然没有了上午的大雨倾盆。微信上说已经开门了,便走过去。老板检查了一下,说要换电瓶,那就换吧。另外把大灯开关也修理好了。仪表盘不必修了,反正盘面已经被我砸得不堪。还有保险杠也七零八落,将就着装在车上。曾花了四百元弄了一套车载音响,到最后没放几次就草草又拆掉了。发动机吃过机油,也花了两百多元进行过修复。排气管已经烂掉一根,换上新的不久又锈了出来。轮胎也换了几次。还有什么样的维修记录,都记不太清了。
它已经陪我度过了十年多,一个物件,一种人生,有多少的十年。我一定会陪它到强制报废的那一天,它也必定会陪我再走几年。其间,我们走过了多少的旅途,又收获了多少的风景,虽然没有跑过长途,但也不囿于上下班的路程。我们经历过风雨,也一起见识过阳光彩虹。而今,它苟延残喘,如人到暮年,不正是一段人生的写照。但夕阳亦正好,我也会珍惜和它一起的时光。
话说这次维修花了一百二十五元,经济似乎有点紧张。人家在赚暑假补课的钱,我在这里自怨自艾。希望工作了能消灭假期综合征,希望工作了就像那摩托车能轰轰烈烈地发动起来奔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