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恼丝掉落频仍

顾虑重重的时候如这三千烦恼丝不断夭折掉落让人揪心。时而也想着简单就无所谓。勇气和信心总是在微弱地闪光,更多的则是活着的抑郁,特别是久睡未起的时候。
还有两天就要上班了,我能适应新的工作吗?管理体育器材是一种怎样的活计啊?无聊而又辛劳吧。谁知道我竟沦落到这种地步了。苟延残喘的过日子,能把这日子过好吗?
去理个发吧,或许能给自己的心情带来些改观。洗头的妹子念叨着我的油发和脱发,问我有没有做保养,我表示否定,她一再旁敲侧击要我护理,我一直以沉默作对。我的头发遗传了母亲,稀少易脱,年近不惑,虽不至童山濯濯,但也稀少得很了。青春年少时自己并不是这个样子,中年油腻男却成了我现今的写照。
理发师倒没多说我什么,看着我穿一件苹果标志的体恤衫,问我是什么职业。我尴尬于现在的混迹,表示没做什么。他说自由职业者好啊。我也只能呵呵。
对对也剃了个头,是永赞自己操作的。样子更显可爱了。只是这几天有点小发烧,口腔出血让大家很担心,去人民医院问诊了一下,说是牙龈肿而出血。既然是这样的诊断我们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凡事遭遇,不能把简单的复杂化,放大痛苦,也不能庸人自扰,徒增烦恼。如果心宽,我自不会掉落这么多烦恼丝。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