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枯坐器材室

一个人枯坐器材室,不知在等待什么。昨天遇到江琼,她又是苹果手机又是苹果手表。我询问了一下手表的功用,似乎在表明自己也有购买的欲望。其实我的经济早已经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了。
双双的早发育矮个子让人担心,不光担心长不高,还担心高昂的诊疗费哪里去想办法。又要给她参加各种培训以免和人家差距太大。这些都成了焦虑的原因,况还有对对要哺育投入,我曾觉得自己处在中产阶级,其实一直在底层。无论是当下的收入水平还是现在的工作地位。
早上起来把体育馆的两扇门打开,然后等着他们上体育课或者活动课,中间自己散步几圈,或为打发时间或为调节心情。然而对于好多事都兴趣索然。甚至都没有玩手机的欲望了。我是要旧病复发了吗?我可要坚持下去啊。
那天在朋友圈看到你为你儿子写的备忘录纸条,感觉那字迹既熟悉又陌生。生命的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恩恩怨怨,生死白头,几人能看透。徒留一声唏嘘,但还没到泪湿枕头的地步。既然自己选择了,就认命下去。妄想着改变是不可能的了。现实没有假如,假如只是懦弱者的精神鸦片。
除了文字,剩下的我还能做什么?只听得电风扇轻微的转动声,打打瞌睡也好吧。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