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谈谈军刀

愿那锋利的军刀割裂寸寸烦恼。天凉了,我想起了消失或还在的军刀。最久远的那把大概还在旧办公室的抽屉里吧,那是我读高中的时候从最早的网上购物小康之家订购的,一把标准系列的瑞士军刀。好锋利的主刀啊,能割开好几层的纸张,除此它还留给我什么印象啊。多半是被陈列膜拜起来,当它是一件艺术品,就这样有二十年的历史了。很多年后,又买了一把只有主刀的小刀,可以揣兜里,仿佛随时拿出来行凶。那年永赞去台湾,回来时给我带了一把免税店的军刀,功能比标准系列多多了,但因为沉重,就一直放在家里的抽屉。后来因为房子拆迁,家里住进了侄子家,又轮到过父母家,等到他们都安顿好,搬出去后,我就再也找不到那两把军刀了。有些东西会无缘无故地消失,又会莫名其妙地出现。
后来给自己配了卡片式军刀,小巧如信用卡,可以放在钱包里,收放自如。主刀可以用来拆包裹,也可以用来割脉。被父亲生气地扔出窗外。等到康复的时候,又想着它的好处便利,便又买了一套,继续拿它拆解包裹,只是再也没有用来戕害身体了。
而今看到的这款军刀有大马士革钢成分,大概和《权力的游戏》里的瓦雷利亚钢一样传奇。刀柄用的是不同于一般塑料的梅树木材。但价格却让人望而却步,藏到心愿单里,默默地等待某年某月的机会,或者是永远未遂的心愿也好。得到和失去在我看来或没有本质的区别,除了虚无便是虚无。
但真金白银的投入确是可见的。上几天给双双报名了书法班,码字的这回功夫是等待双双奥数的招考。现在的投入或许不迟,东隅已逝,桑榆非晚,然而这经济压力又不知不觉地大了起来。
世间数不尽的烦恼岂是军刀的利刃可以割除?唯有放空内心,宽大胸襟,烦恼会像消失了的军刀莫名消失。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2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