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与我何干

10 | 09 | 2018

如果游泳投篮跳绳都挽不回打针的命运,那么做这些事又有什么意义呢?想到投入与痛苦,不禁万念俱灰。幸好也只是一时的触动,总会被生活的一些波澜惊起抚平,比如今天这样一个节日。
我也收到了几位同学的祝福,虽只是寥寥的文字,但也说明我并没有被人忘却,忘却在平日里又在节日中想起。曾经有这样的一位老师在他们的生命中走过,没有留下隽永的话语和恪守的教诲,只是一个卑微的身影掠过。在被神圣化和污名化两个极端间,教师这个职业既有臭老九的卑微,又有教化世人的崇高。幸好我已经什么都不是了,我仅仅是一个枯坐体育器材室的管理员,在学校里小到几乎可以考虑我的不存在。教师节大概也与我无甚关系了,虽然家人一再承认我那个远去的身份。我为什么要连夜赶去学校寻找教师资格证书,难道还是忘怀不了挥斥方遒的岁月光阴?
好了,去带双双吧。也不知道她第一天学书法课学得怎样,还有奥数呢。她的生命中大概少不了学习,我却已难为人师了。
悻悻然什么呢?我都没给自己的老师带去祝福,又奢求曾经的学生多少?设身处地,换位思考,这一切都没什么可以刻骨铭心的,就让它当个普通的日子过去。学校也只是在大屏幕打出了祝福语,那些实惠,已经好多年没见识了。一顿免费的午餐聊以慰藉。除此,祝你们比我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