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馆游泳

八月十六月儿圆,只是她老在云后不出现。我无暇欣赏她多回,要匆匆再跑回游泳馆把落下的泳裤去拿来。泳帽和泳裤可是花了我六十块钱,可它们又怎比得过一千块的游泳费用。我们办的是季卡六十次。大概从八月初开始直到现在快游完了。前半阶段都是双双一个人在游,我在岸上看她,有时甚至放心地在门口沙发坐着等她。自己也不外乎看看手机或玩玩手机。一个小时左右她就会上岸,我也没多勉强她什么,能在水里浮着就好了。后来我觉得自己也有游泳的必要了,一个是季卡怕到时候用不完作废,另一个是企图改善我的啤酒肚。就买了泳裤泳帽,下水游了几次。头一次游泳就感觉好累,潜水时间也很短。第二次第三次去游,潜水的时间就长了。
今天晚上游泳是第五十三次,一段时间里泳池就只剩下我们俩爹,包场的感觉真好,仿佛是物超所值,仿佛是占了游泳馆老板的便宜。只是后来来了几个人,稍微热闹了些。但双双不愿长久游泳因为她说还要回去背书呢。出来淋了浴,上洗发水和沐浴露,温水冲洗干净,又是赚足了便宜。我的脑子里一直有陈奂生式的意识。
毕竟游泳也是中产阶级的消费,底层人游泳不带在游泳馆游的,他们会选择免费的水库河塘。这个夏天我们也算过了一把中产阶级的瘾。
然而游泳是为了双双的身高,为了更大的省钱,如今看来,出血的事概是难免了,如此想想,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