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的生活

每天的生活都交替着喜与悲的情感,叩问着生与死的概念。我有时觉得自己像先知,比如一开始我就对他们说灿灿并不是一个好名字,如今一语成谶,果成悲惨。只是作为邻居,我愿多投入一点关爱给这个可怜的孩子。我有时觉得自己很白痴,不懂丝毫的世故,在中国这样一个以人情为交往原则的国度我却更安心于所谓的契约。只是妻会怎么看我呢?我有时觉得她的做法是不足取的,但她总认为是因我的无知而对她做出的反对,我也只能去争取微末。但我承认在她面前多一副冷淡的表情总是我的错误,至少我应该学会掩饰些什么。
昨天他们都去看望外公了,我没有去,因为前天我已经去过了。给他买了止痒的药,但我未知那效果,也只是抱着试试的想法。他坐在轮椅上听越剧,大舅陪在他身边,晒着太阳的样子总以为一切都在好转。昨天却说身子疼得厉害,最后竟又只能躺在床上。这消息真让人感到悲哀。
昨天本是一个晴好的天气,带双双去阿姨家玩。别墅附近的农田让孩子们见识一些作物。丰收的秋天是多么欣慰的气息,孩子们的欢声笑语总让人感觉生活的美好。只是我还不得不承受祖辈们将要离去的必然悲伤。在网上我嘱咐远方的表弟给外公打个电话,听到孙子曾孙的声音也许能给病痛中的外公最大的欣慰。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