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猥琐

我承认我的技术只能当替补的替补。作为踢球者,我一直是菜鸟的水平,先天与后天都是不足的,所以我后悔加入教育系统足球队,因为我只是替补的替补。我为什么要同意参加呢?因为可以领到一件荷兰队的球衣。虽然它不是官方正品的,虽然它印上了教育系统的四个字,虽然我已经有两套球衣了,无论是长袖的西班牙国家队还是短袖的曼城,它们都不是官方正品的,但我还是去领了地摊货。我于是觉得自己和一个好贪小便宜的市井小人是没任何区别的。
我甚至卑微的不敢当替补的替补,因为我的技术水平实在太烂了,虽然他们的技术也好不到哪里去,全中国人民的技术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我知道,没有最烂,只有更烂,我就是更烂的那种人。但不要轻视了卑微的民族也有高贵的心灵。赛前合影,裁判员运动员进场握手致意,一个不拉,向世界顶尖招式靠拢,虽然彼此穿的是山寨球衣,虽然技术体力很是不济。我们总是特热衷于形式。体育本是娱乐身心,如果愉悦于形式也是不错的。只是我更喜欢占有更多的时间来得到竞技体育的快乐,但他们给我这个替补的替补只十分钟的时间,因为照顾我在寒风中等了那么多的时间。他们说,只要你来,会给你上场的。我似乎不喜欢这样被人赠与面子。而且我实在不能接受只给我十分钟的娱乐时间。我的理念总是能把我当一个完整的运动员使,我喜欢活动课和学生踢踢,虽然只是三十多分钟时间,但我一直都在场上;或者去体育场和踢球爱好者一起跑跑,至少能让你感觉自己在场上的存在。
但是运动的心情总是很功利,所以我拒绝了大部队的骑行,仿佛那种招摇是在别人面前证明自己,而没有自己孤独骑行的自由。我却不喜欢坐板凳的运动,明明不是专业的运动员,却要把自己当专业运动员排场,因为只有专业运动员才会有坐板凳的机会。
而我确实是一名替补的替补,所以我只能用文字来发泄牢骚,却无法改变替补的替补的命运,既然如此我就不该加入。但我又是猥琐的,因为我还要那件山寨的荷兰队的地摊货。如今用十分钟的上场时间得来了,我便有点小人得志的得意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