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冬琐事

听说外公又住院了,却没有太多的震惊与悲伤,仿佛这样的经历加之于彼此已经太多,而渐于麻木。慎终追远是古之传统,我们都希望能给最好的支持,但是那些命运总是无法抗拒,只能任受。外公在医院总比在家里要让人安心,留业已老迈的外婆照顾总会让人不放心。希望这次的住院至少能恢复得稍微好点,其实我们也没有抱太多的希望,坐起来走路这些都没想得太奢侈。
熟悉的住院部,熟悉的电梯,双双还是熟悉地记得八楼,八月份的奶奶在那里住了整整一个月。双双过去毕竟还能给外公带来点欣喜的意味,虽然她不懂自己的价值。大阿姨和小舅舅在,照顾外公的事都托付给两个舅舅了。我们也只是坐了一会儿,借着双双的口回去了。
真的到了晚秋的寒夜了。只是来得突然,上星期还是近30℃,转眼已是个位数了。送阿姨到她家里,请双双有空过去拔萝卜。途径小广场的时候,有大群人在跳舞健身,双双下去也动了一会,不知道是领舞还是跟舞,只是感觉孩子的样子挺可爱的,也发现孩子的模仿能力是很强的。只是我不愿刻意让她去学跳舞,更不会让她刻意去学弹琴,如果孩子真心喜欢,那是最好的了,我从来不愿逼迫她学什么。只是希望大的时候能学点书法,却也不是一定要跟在老师后面进行专业培训的那种,我倒很是乐意和她一起来练字,也许自己也能够静心一下。
今早我还是去了医院,感觉自己的大腿隐隐酸痛已经许久天了,最近又有如手机在裤袋震颤的感觉,只是想确认是否由腰椎间盘突出引起的。摩托车没有油了,加油站也只提供97号,相比93号贵多了,所以我只选择加了区区的二十元。加完后离开,只觉得车子发出的声响都轻松多了,就因为它喝了非同寻常的中石化产的精品油。医院排队了很久,不过我捧着iPad自是不急。医生说不能去踢足球了。昨天我还刚刚跑过一次,我这个拙劣的锋线菜鸟好不容易打破了几百天的进球荒,我是选择继续踢球呢,还是选择继续踢球呢?我迷糊而又坚定。
我觉得并没有顺路上住院部的大必要,如果换之以孙子曾孙的探望,那效果就不一般了。只是最好的人选在最远的距离。我想那里还是温暖如春吧,只是这里已经严冬逼近,希望老人们都能够安然度过。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并不是末日,它是新年的曙光。我想我也该抽时间再去看看爷爷奶奶了。但现在我还得赶时间去银行一趟,十一月是领取公积金的日子,这也是按揭的孩子逢年最好的压岁钱了。只是手续繁多。迎着未暖的阳光回来,我觉得那钱似乎已经到手了,但我却竟还有能力帮人家周转资金。这真是一件可笑的事。这里我又不想多说什么,只希望能忘记的越彻底越好。不然我是感觉不到安逸的。

附上双双跳舞的视频,夜拍效果你知道的。视频一   视频二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4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