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明一瞥

崇明人从不会把自己当成是上海人,就像鼓浪屿人也不会把自己当成是厦门人,更不用说台湾人会把自己当成是和大陆同一流人,虽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版图上一直将台湾纳入其中。于是崇明岛也成了第三大岛,其实它可以排上第二大岛,因为台湾人根本不屑和上海人比。崇明人也认为上海人的最大特点是小气。其实说人小气未免有失公允,有钱的上海人应该说是比较精明,再说过分的开放让上海人不得不精明。他们宁可规矩地乘公交,也不愿打出租车,因为低价的出租车给人以不信任,精明的上海人也必是这样考虑别人的,精明的司机怎么会如此便宜载你呢? 但我还是上去了,从东平国家森林公园回到南门。
之前的一天都在行途中过来,奉化宁波上海,然后是地铁3号线到宝杨路,再打的到宝杨码头。最后一班渡轮快要开了,匆忙赶上,时间是下午四点半。确如旅游宝典所讲,自隧桥开通,乘船的的确少了很多,连二层的雅座都空着,我和双双便坐在二楼的临窗位。双双对于激起的浪花和远方的货船颇感兴趣,只是天色暗淡,到南门码头后就只见夜灯了。不知走向何处,没一会儿就到了八一路,号称是崇明最繁华的路段,初看却也不过如此。找了家旅馆安顿下来,才出去找食,在肮脏的沙县小吃点了鸭腿饭,双双吃最爱的海鲜面。回旅馆洗澡后就躺床上了,双双看电视上的动画片,我只考虑明天的行程,就距离的远近,最后还是选择去森林公园。西沙湿地太远,前卫村又必是和乌镇前童无异。然而出门就有思乡之感,又对明天行程不甚把握,加上异床它梦,半夜辗转,睡眠浅浅。
早上起来很早,打探道路到南门乘公交去森林公园,幸运的是双双的早饭还是顺利解决。崇明的公交还是配了售票员,还招呼司机上下车。也许并不能提高效率,但至少能提供就业。无人售票同很多的行业一样都是把双刃剑。 到了公园后,只见稀稀的游客。里面的绿色还算可以,特别是秋后泛黄落叶的水杉,枝叶残破的荷塘,黄绿相间的草地,还是别有一番情致的。起先步行,后来见人租车骑行,又返回租车,带着双双骑行在林间也是惬意,遇到好的景观就下来拍拍照片。在公园里逗留了两小时,出来的时候人已经很多了,有团体搞活动的,有散客周末来这里消遣的,我们却乘着人流的涌入选择离开了。
表妹还是很热情,叫我们到她家去坐坐,或者吃顿饭也可以,但我觉得真没时间停留,因为再宿夜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婉拒了。南门到汶水的申崇线上双双睡了一会儿。然后是汶水到南站的地铁,虽然双双对地铁很感兴趣,无奈地铁总是人挤人,直到徐家汇才有位置,而离下站也快了。
1号线是那么的熟悉。上海体育馆,漕宝路,南站。又是上海宁波奉化,辛苦妻子半路载我们回家。平安到达,我宽心了。
每次出去,因为时间并不充裕,跑了老远却只能走一两个景点,有点不太合算。 那些高昂的住宿费和门票总让人望而却步,兜里没有些分量总是压力巨大。留给双双的又会有几多印象?等双双长大时,自然会有很多的机会,我现在这样带她乱去闯荡,真不知道价值多重。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