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阶级糜烂生活

19 | 10 | 2018

双双并不喜欢奥数。但被逼着也要去学,至少能多点智慧,和别人的差距不至于太大。对对跟着要去,一个站在前面,一个坐在后面,到了高德教育。晚上天有点凉,就赶紧带对对回来了。我约妻子一起去足浴。
虽名为足浴,但按摩的不止于脚,有头部按摩,背部按摩,肩部按摩。房间里放着影片,喝着茶水,让人伺候着。其实我们已经快两年没来了,办的卡都迟迟没在用。这回把资本主义国家无耻的生活又过了一遍。
按摩的死去活来。经过一个半小时的上下按摩,似乎通了全身脉络。但怎么也要三百块一个,这种服务的确是有点奢侈,也只能偶尔为之。谁叫我们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呢。
服务业曾经经历了暗黑岁月,因为这多少还存留着主仆关系,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只是改革开放后,大家的意识逐渐开放,观念也随之一新。特别是奉化人,特爱享受,服务业是蒸蒸日上。富泉汇作为奉城较高端的足浴会所,也有了好几年的经营历史,只是换了新地址后,离我们更远了。
按摩变成了刮痧,除了掏耳朵的增值服务,侍从还问我们要不要拔罐,额外再掏钱的消费总让人犹豫再三。我这个乡下人受不了这么多的服务,就拒绝了。
出来的时候忘记吃免费的点心了,妻子觉得有点亏,我也这样觉得。像陈奂生上一次城住一回宾馆,总要把花的钱能收获的价值最大化。我们虽然不是贫寒家庭,但也远没到挥金如土的地步。至于足浴按摩这种资产阶级糜烂生活,作为社会主义国家人民还是少去奢侈为好,以免被腐蚀了心智,做不成共产主义的接班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