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林广场刮彩票

27 | 10 | 2018

县江边怒摆彩票摊,李老师喜中五百万。
乘着微凉的夜,我开着摩托车赶去岳林广场。高音喇叭放着重金属,间夹着播音员的呐喊。一地的彩票被涌动的人群践踏,刮奖的手颤抖着饥渴的眼。摊头的横幅表示买彩是献爱心,扶老助残是活动的主旨。中奖榜上的名字让人躁动难耐。摊头的销售员喜滋滋的数着钱,还摆了微信和支付宝的二维码等着你去扫码付钱。
我转了一圈,尽见叹息的脸,知道这头奖如大海捞针,还是早点脱身事外。还是回去买鸭架回家享受去。有些人指望着这样的活动去试试运气,有些人每次去彩票店踩踩运气,我属于后者。然而运气总是天注定,不管你用何种方式购买彩票,该中的逃不了,不会中的买再多也没用。对于彩票的购买,不能认真了,不然你被郭嘉玩去个倾家荡产。中国的体彩和福彩跟红十字会差不多,中间的不透明是屁民所不了解的。说是借爱心或娱乐来搜刮也不为过,只是手段高明而隐蔽。
然而人活着总需要点梦想,不然跟咸鱼有什么分别呢?买彩票其实是买希望,买回梦想好好回家酝酿。
那些在岳林广场涌动的人群比我幸福多了,我买回了鸭架,他们买来了希望。然而就像抽鸦片,一时的快感之后便是失望的痛苦。所以我选择还是不要片刻的幸福好了。即开型彩票就是不同于定期型彩票,给你希望又快速消亡。我宁可怀揣希望在漫长的等待中,虽然两者的结果都差不多,毕竟我不是天选之人。毕竟那些涌动的人群都是炮灰,都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后者。
屁民的奢望都在中头奖身上了,然而那区区的五十万让范冰冰笑了,她说老娘补税就交了八亿多。中国的基尼指数不断上涨,我们看不到的贫富差距越来越隐晦了。不知何时才能达到共产共妻的时代。有些人的富裕是令人咋舌的,有些人的贫穷是令人扼腕的。但我们都有美好的梦想。难道不是梦想支撑着我们自身和整个社会?从最初的共产主义社会,到后来的四个现代化,到后来的社会主义小康社会,到现在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历代的梦想都交织着时代人的悲与喜。
我忽然发现这小小的彩票也承载了很多。梦想,希望,动力,前途,幸福,渴求,仰慕,失落……
图文无涉。
IMG_0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