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武侠梦

读武侠小说是青春岁月那时候的事了。在旧电影院对面有一家书店,里面有金庸全套,还有古龙和温瑞安等。省着零花钱,一本本去收集。也因为买到了盗版带色情的劣等武侠小说而受到爷爷的责骂。还看过《今古传奇》里连载的武侠漫画,我记得叫《倩女幽魂》,不过题材上已经走向了奇幻色彩。
传统武侠小说由现实主义走向超现实主义。金庸的小说以史入文,创造了很多经典的武侠术语,比如吸星大法、独孤九剑、葵花宝典、黯然销魂掌、亢龙有悔、凌波微步。看他的小说不仅是一种和主人公共同经历传奇的冒险,也是一种对历史的重新解读。常说历史是由某些人书写的,那我们也允许武侠作家对历史的重新建构。而金庸的难得是让人感觉他所创设的历史的真实性。而古龙则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就是历史的模糊性,真正建设起一个武侠的世界。
很多时候,那情节只是在阅读的时候感觉如此真实,读罢又感觉无法重复出来,而有些又太过经典,让人久难忘怀。特别是经过影视剧的重新演绎后,形象更加深入人心了。比如萧峰自杀后他们三兄弟又聚在一起喝酒,电视剧给了萧峰的影像,然后又消失不见,这样的处理不免让人产生生离死别的泪目。而读原著同样能让人沉浸其中。在《连城诀》里狄云的坎坷经历让我不得不佩服金庸先生的写作功底,我甚至被感动得打算手抄这部作品,虽然后来只坚持抄了一章。古龙的《白玉老虎》也写得很感人,也是让我欲罢不能的一部作品。
除此之外,我还买了梁羽生古龙金庸三人的某家传记,粗略地了解了这三位大侠。梁羽生比较古典,承继了传统章回体小说的特色,文气很重;古龙的小说则是飘逸,不屑一招一式写对手戏,三言二语高下立分,人生也很潇洒,只可惜英年早逝;金庸兼两家之长,既有通俗演义的下里巴人,又有史记文学的阳春白雪,虽然只有十五部作品,但基本上部部都是经典。不像古龙的第一部小说《苍穹神剑》显得幼稚难读。
那时网上购物还不成熟,一般在杂志里发布邮购的广告,我当然没有去少林寺附近的武术学校修炼武功,但邮购了两样练武器材,一只铜箫,一副沙袋。铜箫既可以吹奏又可以打人,沙袋绑在小腿上寸步不离,期望脱掉后能身轻如燕。当然,铜箫既没吹会也不曾打过人,被妈收了破烂去,沙袋老是溢出沙子,质量不可靠,扔到垃圾桶了。
这就是一个无知无畏的少年的武侠梦,后来迷上格斗游戏,在那里可以再找到武侠的影子,草薙京和八神庵符合少年对武侠的种种期望:武功高强,身世不凡,又担负着拯救人间的理想。以至于现在还会记得那些招式,还会偶尔去温习一下拳皇的格斗。
斯人已逝,经典永存。在这个话题年代,我也跟随时风,借怀念逝者,来回想一下自己的武侠梦。谁不知那都是满满的青春祭奠啊。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