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捡球的

下午第四节课奉化中学举行了师生篮球赛,围观的同学里三层外三层,时不时鼓掌喝彩。我也趁着空闲想挤进去看看,无奈观者如堵,并没有占到好的观赏位置。打球的老师中有几个和我差不多年龄,看他们在球场上飞奔,心里还是蛮羡慕他们的,换做是我,我是跑不了几个来回的。我这个中年啤酒肚油腻男,刚还在器材室门口晒太阳,转眼就日落西山暮,操心起学生的出借体育器材事业了。规定借器材要用校牌抵押并登记,学生操作得很规范,我在旁边监督得很欣慰。只是活动课结束的广播响完,还是有一两个同学留着校牌在我这里,大概是玩的忘记了集合时间与器材归还。我先到体育馆把还在活动的同学驱赶出去,地面留下了为数不少的破羽毛球,我也懒得一一捡来,只是看见好的就舍不得放弃,也算是为学校节约资源了。关了体育馆的两扇门,就到露天篮球场去找球,一块场地一块场地的问过去:你们这球是自己带来的还是学校借来的?说是自己的就让他们继续热火朝天地打球,说是不知道的就停下来检查那球,如果有校名的那就肯定是学生不懂归还下课随手一扔了事的,还有的就是让学生自己承认打球打得忘记了归还的辰光。我有些时候能捡到两三个球回去,算是收获颇丰吧。但我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好的法子让所有的学生有借有还,偶尔差一两个球我也懒得去捡了,说不准明天早上就自己呆在器材室门口了,或者第二天闲来无事散步的时候就会有意外的捡到。但每次收拾完器材关好门总是天色已暗,换做别的岗位大概早就下班了吧。
想到自己在冬日只能晒晒太阳度日,想到自己曾经也叱咤绿茵如他们,不禁唏嘘岁月真是把杀猪刀,没有憔悴我的身形,倒是多了些肚子的膘肉。我好生羡慕那些还能飞奔打球的同事,不仅仅因为我只是捡球的。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