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畏生命

09 | 12 | 2018

死生有命,富贵在天。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我在关于本人的介绍中,曾说自己是八零后幸福一族,计划生育得益者,谁不知道那说的是反话啊。最早的八零后已近不惑,大多数已经儿女绕膝,但他们自身的成长却为父母承担了隐隐的风险,独生子女有光荣证,却有失独的可能性。目前失独家庭到底有多少,我没有确切数据,前段时间媒体上说有上百万家庭,未来可能有千万失独家庭。眼见着活奔乱跳的子女不幸夭折,对于已经丧失生育能力的父母来讲,真是毁灭性的精神打击,并不是养老无靠,而是心理空虚和舆论压力。我们给断子绝孙以最强大的诅咒,这也是挂在独生子女家庭头上的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天灾人祸不期而至,在我们身边不断上演。很多年前我就听问了儿时伙伴二十岁上得病而亡,今天又听闻了曾经河头路的邻居二十岁上的儿子突发疾病而死。真是让当事人一夜白了头,也让旁观者唏嘘不胜。
所以我们不能怪责父母对独生子女的溺爱,现在的我也是父亲一个,明白孩子是生命中的无价之宝,人活着如果说要奉献些什么,我想得不会那么伟大,给这个祖国吗?给这个社会吗?不,他们都不及我去爱自己的孩子,去爱这一个给了生命存在意义的家庭。我也为自己曾做过的傻事后悔,从没设身处地地为别人特别是爱自己的父母想过。如果他们成了失独的一员,这也是做子女最大的罪过。也许父母不求子女多少发达,只求孩子健康平安。我们对祥林嫂的丧子之痛的体味绝不是咀嚼后的渣滓,这也将隐隐地在自己的人生中犯痛。感同身受悲天悯人的情怀是善良人的特性,面对失独的父母,我们从内心为其悲痛,希望他们能从阴影中走出,寻找到生命别样的意义。对于凡人,我们当敬畏上苍,敬畏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