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配药了

02 | 01 | 2019

感觉时间过得缓慢,送双双去学校已经过去很久了,在器材室躺着裹紧薄薄的被子但还是不能包全了身体,冷飕飕的,迷迷糊糊间又醒来,发现才八点出头。心情莫名地烦躁起来,大概是要上班的缘故,或者是天气湿冷,或者是担心双双的就诊。不过早上起来量她一下,还是比较理想的身高。睡不着了,开着老旧的摩托车冒着严寒,先去家里把病历卡带过来,然后上山去安康医院。还很顺利地配完药,医生根据我每天的服用量给我开了一个月的药,其实有时候我吃的还是比较随便的,只是现在没药了就突然发现心里惴惴的,大概是对药物产生了依赖性,这种依赖并不是药物的作用,大概是心理的暗示。我也不知道长久的服用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但至少让我变得越发油腻了。想起那些青春年少的过往,免不了唏嘘些,只是大家都已经长大,在惋惜过往已没有任何意义。
永赞让我抒发一下贰零壹捌的感慨,我却没有什么言语表达,翻看旧的的日志存档,竟是一些无关痛痒的生活经历。也许平安就是福气,看着双双对对快乐成长就是幸福。只是一年过得太快,我竟也真到了虚岁四十的境地,不要在感慨你我什么青春了,还是计划着彼此的中年日光吧。
但说到底,这时间究竟是过得快还是过得慢啊。眼见着一年的雪又下过了,农历猪年也快到了,双双的本命年是否会让大家心安呢?只要她能顺利长高,就没有太大的烦恼了。回到家放好病历卡,吃完药,好像感觉好了点,把放在摩托车后备箱的鼠标垫挪到了家里,我想最近也不会有可以送的人了。红包扫的人虽然还是不少,但数额明显少了很多,希望真正过年的时候会有新的红包福利。然而说到过年,这元旦的跨年似乎也被大家重视起来了,网上网下尽是各类的活动,说好的抵制洋节呢?这公历不也是西方的产物吗?还有星期制,也是西方邪恶的宗教思想的产物啊。
回到总务处的办公室,有空调有取暖器,还能幸福地码码字,只是手机忽然掉电到红线了,而且充电充着一直上不去,难不成电池老化了,难不成新年了都要换新的了吗?再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