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湿开选修课

选修课听说是新课程的一个重头戏,虽然它有悖于高考的应试目标,却符合素质教育的初衷,于是它终究成一个畸形。上头专家的理想主义转到下头便是一线教师惯用的应付伎俩。轰轰烈烈的操作手册大把,不温不火的走班有模有样,虽然它不会胎死腹中,但早衰夭折总是难免。我校的处理方式是竞赛辅导加社团活动的综合,每星期开出一节,既不会打乱正常的教学秩序又不会背上罔顾新课程改革的责任,也能拿出像样的文章证明对选修课的贯彻。
自社团招新,我便被盛情邀请担任话剧社的指导老师。对于话剧,我既无理论,更无实践,让我授课委实惶恐。当然照本宣科本是我的擅长,至于讲义能弄出些什么名堂,这本是非我能力所能及,我也不敢大放厥词,以免贻笑大方。天下叫兽砖家太多,我也算其中一个。若换是大学环境,当也会苦心经营,搞不成学术也博得个人气,但在普高,你选修课弄出个人气,反要落得不务正业的印象。没有成绩的老师不是好老师,大家在领导面前战战兢兢,谁会在意你选修课上搞出的风生水起?我的选修课文章在未实践前已经编好,至于过程就可以随心所欲了。它没有任何的考核要求,也不知道所谓的学分认定是怎么个操作法,听说又能带入大学,但总得有大学承认你的选修课吧,而不是高中的一厢情愿。我终于又明白,戏是做给自己和别人看的,所谓自欺欺人便是。
钱理群老师的学生虽然很喜欢他的课,但背负着高考的巨大使命,他们只能把兴趣在高中收藏,在大学蜕化成堕落。更何况是我这样不学无术的人呢?最终我将会在每个星期走秀一下,这个我会应付,我也知道底下的学生也会应付。他们对话剧的一点点热情火焰将伴随着选修课的进行被慢慢熄灭,在未来更多地化作死灰。
高中的选修课背着理想主义的重担,邯郸学步。 其中大家学不会什么,倒会学会如何做形式主义文章,如何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如何贯彻阳奉阴违的官场传统。在高考的巨大阴影下,没有任何本质的学术自由,比选修课再响亮的名头也没用!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3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