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聚外婆家

借着阿姨五十岁生日,大家一起去外婆家办宴。亲戚们很有兴致,仿佛是过年喜庆的样子。只是外公躺在床上也已很久了,加上天气愈加寒冷,是绝难下地的了。古时老人总要面对严冬对生命的考验,好些人都再无迎接来年春天的机会,虽然现在的取暖条件不必担心这一层,但久在床上终是坏事。
外公对我们的到来还是很开心,耳聪目明对他来讲不知是好是坏,但他总能感觉双双或其他孩子带来的生命气息,反倒是外婆的精神状态越发糟糕,久未有的抑郁或是强迫症让她常常表现得恍惚。虽然有药物辅助,虽然子女都很尽心,但她的心理总不踏实,全然没有几个月前的矫健,仿佛是祥林嫂的那种手足无措却又心乱如麻,无法想通。我的劝慰大概是没什么用的,信仰耶稣的她总是在矛盾中无法挣脱。就简单的家财分割而言,认为都给了儿子却又让女儿们操心是对不起女儿们的。传统的伦理,宗教的慈悲,使自己陷入愧疚中,孩子们都无所谓了偏偏就放不下。抑郁症或是强迫症就是把这简单的问题复杂化,自己给自己一个陷阱。我曾在冬日的阳光中慢慢走出,但依旧不能忘却它给我带来的彻夜难眠,念头萦绕挥之不去的痛苦。我不知道外婆什么时候才会走出。每天晚上都有子女陪伴,也许多少会让彼此安心。
外公感叹自己老而无用,也许透着一份不甘,认命之余还有担心。他说怕,我不知道他怕什么,怕死亡的来临?怕外婆的状态?人至终年应该以一种怎样的心态去面对这个必然会来临的日子?曾经的我思考过,却也不得其解。但我相信自己也是难以坦然面对的,现在有无限远离它的资本,却无法否定它的必然降临。唯有过好每一天,比如珍惜有阳光的每一天。
中饭的时候外婆给外公喂了长寿面,男人们喝酒,女人们忙碌。外婆一向是不和我们一块儿吃的,以前感觉无所谓,现在总担心孤立了她。午后只是小睡了一会就起来了,大概不会睡得很好,然后这边坐坐那边走走,还是心神不宁的样子。男人们打牌,女人们凑了桌麻将。打完牌的男人结束后喝饱酒吃饱饭便陆续走了,要去忙彼此的温馨生活。也许这只是一次阿姨的生日宴,也许这样来看过外公外婆就算完成使命了。确实以前感觉这样的聚会是对他们最好的慰藉,但现在我怎么也宽慰不了自己,除非看到外婆高高兴兴迎送我们的样子。
大人们都明白吧,只是无能为力;而孩子们在什么地方都是高兴的,所谓少不更事的单纯就像他们在影像中所给我们的,奶奶看到双双那样子总很欣慰,但外婆呢?
你的痛仿佛是我当年的痛,在心头又渐渐隐起。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