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上同山

25 | 01 | 2019

距离上次去同山已经过去很多年了,那些同事该退休的退休,该转职的转职,新加入的加入,语文组已经不是当年的语文组了。我也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当年我是没有压力地爬上了山,有第一次爬这座山的兴奋,也有看风景的心情。而今上去好像是纯粹是为了锻炼,永赞也有高血压了,我们都快成高血压家族了,再不锻炼大概人都要坏了。
先把车子停在路边,是同山另一侧的路边,这边不准停车了,倒是多了一个收费的停车场。进山牌坊依旧立在那里,仿佛年少奋发的我依旧在深情凝视。然而我才爬了几个台阶啊,就上气不接下气了。我都快要放弃爬上同山寺去了,永赞不停督促我,我才坚持着。也零星看到几个同来爬山的人,能看出他们是常来锻炼的还是偶尔像我们这般。沿途并没有特别的风景,都是防火的指示。到了同山寺,只有过去香火的痕迹,连个管门的都没有。永赞还是很虔诚,依次拜了那里泥塑的菩萨,除了永恒的功德碑还有很多的锦旗,都因为遂了信者的心愿。想起母亲也是那么虔诚,只为有一个健康的儿子,我不禁心动。
下来就稍微轻松了,回到家洗了个澡,腿有点酸,也就是要这个效果。老的光阳摩托车就停在门口,让它继续风吹日晒雨淋,新的铃木就放在楼梯口下,好生保护起来,毕竟是一万的买入呢。经过熟人介绍,优惠了很多,心里特满足,仿佛是赚到了一样。今天上午就完成了上牌手续,还在摩托车行装了报警器。这是一款电喷型,听说比较高级,但我看做工还不如原来七千多的光阳,也不如同价位的海王星,只是海王星开的人太多,我是有点排斥的。昨天把旧摩托车送修,以为是轮胎没气的关系,手把老是晃动,结果打了气也没改善。再查,说是车架断了,翻倒一看,确实已锈烂得一塌糊涂,而且被告知是修不好了。本来计划着开它到强制报废,却在十年多的光阴死亡,可惜吗?倒也没特别可惜。这十年多,除了上下班的风雨无阻,也走过很多的风景。那番摩旅的心就放下了吧,但至少短途还是可以去拿铃木潇洒一下的。二十五元的油箱能支撑多远的路呢?在往后的岁月里能带给我多少异样的风光呢?
希望新车能伴我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