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奔许家

03 | 02 | 2019

白炽灯昏黄的灯光反而加添了夜色的静谧。围坐在一起闲聊,满是过年前喜悦的心情。侄子在剥着他喜欢的小核桃,坐在八仙桌前的他已经长得很是高大了,我想嫂子在天之灵也会感到欣慰吧。只要健康活着,快乐活着,成绩的好坏又算得了什么呢?岳父岳母都到齐了,一起吃吃水果聊聊天,大家都准备好了彼此的红包,准备在明天压岁。无知的对对看着手机里的动画,谁也不知道他的快乐又是什么,但谁都知道他是快乐的。
朋友圈里的照片都在显示他人生活的幸福。好像有一句说辞叫他人即地狱,我羡慕去日本去俄罗斯去斯里兰卡旅游的那些圈友,心想着什么时候能带双双再次出游,那时候她也要买成人票了,我是不是有必要去做一下新的攻略,继续与那万亿株白桦相逢?还远着呢,倒不如做做摩旅的功课,磨合一下我新买的铃木。
大表弟开着他的凌志从深圳过来,也没有特别相投的话语,在与诸多亲人的相逢中寒暄着必要或不必要的寒暄。小舅舅与大阿姨各自请了一餐,包括我们家请的,年前就把母亲这边亲戚拜年完了。小时候到处走亲戚的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没有了领压岁钱的幸福,却多了威吓双双上交压岁钱的嘴脸。自己又虚长了一岁,眼见着外婆爷爷奶奶步履蹒跚,眼见着父母叔叔舅舅两鬓斑白,难道不应该珍惜与每个人相聚的时光?过年已经越发少了仪式感,也只有像母亲那样虔诚的人还守着古老的传统,感谢菩萨,慰劳祖宗。
妻子在教导着丈人如何用手机上网,侄子还在剥着他的小核桃,带上丈母娘买来的生蚝,过年必是饕餮盛宴。守岁一夕,来年又是正盛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