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到初五

09 | 02 | 2019

这两天胸闷得紧,大概是天气的缘故,临着春节却下起了绵绵的雨,气温也降了不少。尝试着停药却没有成功,因为晚上醒来的次数多了起来,所以赶紧又补上了。想念着被窝的日子又多了起来,也不知道开学会不会是件糟糕的事,至少不能睡那么多了,只是在留恋中煎熬等待。
新摩托车怠速震动有点超出我的接受范围,但修摩托车的谢师傅要过完年才能回来,他看来也许正常的情况在一个强迫症看来就是不正常的。我怎么也改不了这样的思维,其实九千八而已,也不必太过珍惜。但有时走入谷底,是自己困住了自己。
外婆这两天就住在我们家,状态似乎并不理想,我也没什么太大的热情,仿佛自顾不暇。让责任都留给了母亲,甚至牺牲了母亲去叔叔那里吃晚饭的时间。而今看到了对对他们无忧无虑的玩乐,也看到了爷爷他们含饴弄孙的幸福,觉得生活的追逐也不过如此。过年的喜乐渐渐地少了,毕竟自己已成了父辈的旗帜。记得以前去江口叔叔家总是要去爬塔山,那时候双双还小,如今轮回到对对这样的年纪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全家一起爬塔山,只是爷爷老的爬不动了,只是奶奶老的都没来吃饭了。
年到初五,没接财神,但恭喜发财的祝福是少不了的。希望今年能还清了债,剩下的希望也不急着提起。日日过来,平平安安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