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乖命蹇

21 | 02 | 2019

又是阴雨绵绵的天,仿佛是哭泣的泪水倾泻。犹记得那年你结婚,新娘是多么美丽,你更是意气风发,我们守着洞房,我开始喝起绿茶,从那时候起一个小屁孩的我尝到了绿茶的美味,就在你的新家,那大概也已经有二十年了。
我们曾经是邻居,但后来我进城求学,我们相见的日子便隔了长久,但碰到族里的红白喜事,我们总会相见,相视一笑互道问候,我知道伯母的离世早已没有了让你痛苦的记忆,家里还有老父亲还有弟弟在支撑,你还有一个儿子,听说现在已经大学毕了业,应该是新生活的开始。
只是怎会想到老天如此的不公,让一个勤勉的农民的儿子出了这样的意外。原以为建筑工地的工人才会跌落,怎想到跌落的是一个漆匠师傅?原以为五米的高度至多伤了筋骨,怎知道会葬送了你的性命?那些年长的老人还在新春的凄雨中苟延着可有可无的生命,正当壮年的你却辜负了时光本应给你的赐予。
河头路的房子装修每次都叫你来处理,锦山明珠的新房旧房也让你来粉刷,你这辈子吸入了多少甲醛也没有夭折你的生命,一次小小的意外却叫人情何以堪。也许那时候你也是个好学的孩子,不然又怎么跟我一样戴上近视眼镜?只是家境的缘故吧,供不起两个儿子的费用就早早地结束了求学的另一条道路。如果你选择的是另外一条路,你的未来又会是如何?
可悲的是那老实巴交的伯伯,中年丧妻,晚年丧子,幸还有孙子孙女以待将来的扶持。你那时候来我家装修,还时不时在空闲中看看电视节目,你最爱的是足球,是你带我了解了荷兰三剑客那个红衣飘飘的时代,你是我兴趣的领路人,虽然他们和你一样,都成了历史的记忆了。
那是阴霾的上午,你们两兄弟将伯母的棺材埋到坟里,大概也就是二十多岁的年纪。而今是连绵不绝的小雨,来送你最后的一程。我是多么的惭愧,因为作为堂兄弟,我甚至不知道你具体的年纪,大概才五十左右吧。我又是多么的无谓,好像生命中失去了一个无甚关系的陌路人一样。我本该写一篇凄美的悼文来感动自己,但感动了自己却已经无法再感动你了。
天堂里有你们母子相聚,或许是苟活着的我最好的自我安慰。村里的亲人渐次凋零,但你不应该是其中一个啊。以后的新房再也不能请你来装潢了,那么一点无助的时候就会想起你。孤儿寡母的生活还要继续,就像这永不停歇的该死的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