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子会是谁的人生

我并不了解农民工,但他们的身份应该和骆驼祥子一样,有自己的善良,有自己的努力,因为有自己的梦想。但现实又回报他们以什么?比如对物质的拥有,旧社会求得最基本的吃饱,新社会求得一个住上,但想在城里买上一套房子,对辛勤劳动的农民工而言,无疑是天方夜谭。他们大都达不到按揭的条件,即使可以按揭,也还不起每月的房贷。旧社会军阀横行,新社会楼市逼人。逼良为娼在两个世界并行不悖,只不过一个出卖肉体,一个出卖灵魂。
一九八二年的中国改革开放刚刚起步,城市还没有现在的灯红酒绿,农村却还保留着几千年的旧俗,民风淳朴,农民正享受着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带来的好处。而我只是一个二岁的娃儿,却可以感受到父母辛勤劳动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那时我的太公还能享受天伦之乐,只是计划生育的政策影响了一个个家庭的婚育。那个世纪的二十年代,生育竟也成了幸福的试金石,一方面医疗条件差,另一方面世风也不好。如果西洋大夫能出诊帮一下虎妞,祥子的未来应该会变样,但祥子就是拿不出三十块来请大夫。怪他们不会做长远打算吧。虎妞嫁给祥子后,怎么就这么快把六百块给花完了呢?这可不是超稳定的社会,怎么就没有一点风险意识呢?但是存着钱备用有用吗?祥子不是给人敲诈了他的积蓄?当初他用三年时间买来的新车不也是给军阀强征了去?
其实过去和现在都是混日子,因为这个社会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至于活在其中的个体的人生又有什么变数,渺小的我们都无从选择。祥子的时代是一个活不起的时代,小福子就是典型;祥子的时代也是一个死不起的时代,因为虎妞难产,祥子只能卖掉车子来还棺材的债。我们只能祈求日子过得太平,一遇到大病小灾,昂贵的医疗费,与楼市比翼齐飞的墓地费,让屁民真的一夜回到解放前。虽然离小说过去了近一个世纪,但有些事似乎从没有改变过。
一个悲观主义者看悲剧总是充满悲观的情绪,美国人的处理就是让小福子和祥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老舍先生要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悲剧的冲击力远大于大团圆的结局,我们无法释然的是,祥子并不是那个时代的人物,他是千千万万的农民工的象征,虽然有他的命,但也离不开社会的恶。小说的意义就是能让人反照现实,小说的生命就在于它恒久的社会意义。每个时代都有悲剧,好比人总要面对疾病死亡,但愿只发生在偶然的归于命运的个体,而不应该成为整个社会的群体写照。
一九八二不是一九八四,一九二零也不是二零一九,极权社会不同于军阀混战,改革开放初期不同于中美贸易战如火如荼,但我们身边依旧有祥子,他们善良,他们正直,他们有梦想,那个梦不是空大的中国梦,那个梦是卑微的,却又是幸福的,那是人之为人的真正意义上的追求。我也有自己的梦,希望日子过得太平无虞,希望自己重新站在讲台上来传递自己的知识给那些同样怀揣梦想的孩子,也许我就这样实现了自己的价值。我想起雨中拼命拉车的祥子,虽然凄苦了些,但还能碰到美丽的小福子。
我们的生命中都有一个美丽的小福子,谁说我们又不是祥子呢?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1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