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自修的幸福

我问你亲爱的伙伴,是谁发明了夜自修,给我们安排下幸福的生活?——又是一个漂亮的题记,来自补脑的《让我们档起爽降》(很邪恶,请大胆想象)

冬雨淅沥,暮霭渐起,我骑着单车撑着雨伞去上夜自修。学生们天天如此,我又何必多生抱怨。谎言重复千遍就成了真理,怨言重复千遍就没了感觉。然而我却还有双双需我陪伴。出来时,她说要去锦山明珠,自昨日起她便如此说起,只因今早有早自修,今晚夜自修回来又晚,只能待明天了。孩子的愿望不能满足,我也不愿扔个游戏机给她,怕是玩一晚伤了眼,看这雨天,周围的小朋友也是不会出来玩的了,大概要一个人冷冷清清熬到睡觉了。
用牺牲家庭幸福来谋求事业的人是可悲的,那些打着崇高利益的旗号来剥夺消灭个人的福祉是可耻的,但这也是一名高中主课老师的无奈。究竟是谁发明了夜自修,还把老师束缚在教室里不得自由?又为什么将学生的主观能动性和微末的自由时间摁在课桌上?舆论强烈要求废除劳教,但它所牵涉的利益群体太多,消除它一定会是非常困难的,但夜自修又给人多少的利益?下班老师会有谁屑这卑微尚不得知的报酬?学生会有多少耐性留在教室里?他们已经把一天的大多数时间耗费在这囚笼里了。唯一可能的就是有人认为夜自修的进行能推动高考成绩的上升。
每当夜自修结束前,学校门前从路首到路尾总会排一长队的接送大军,还有在寒风中等待的父母亲,他们是没有汽车的一群,但同样为孩子的安全和幸福牺牲着自己工作后难得的时光。没有夜自修,也许他们已经在温暖的被窝里准备入睡了,也许正有条不紊地进行他们幸福的夜生活,但这一切都被孩子的夜自修打乱了。孩子从幼儿园起,家长就一起陪着受累。有早自修的高中,那些接送孩子的父母能安睡吗?他们在蒙眬中和孩子一起起床,甚至更早,又在朦胧的晨光中送孩子上学。
我一向认为高中生是没接送的必要了,那些接送孩子的父母必是溺爱孩子的,而孩子也是只会读书不甚体谅父母的,但为了伟大的共产主义☭教育事业,这些区区的精力牺牲和情感丧失又算得了什么呢?
孩子们懂得风霜雨雪来回的幸福吗?被父母接送的孩子大概只有在教室读书的印象吧,因为他们从不曾在路上。那也是说要感谢早晚自修,让我们体味到了四季往返的风光和风霜雨雪的诡魅。没有它,也许业余生活只是双双和我的影子了。
大概我只能这样宽慰自己。难道我曾经不也像那些一直风来来雨里去的孩子过来了三年,才成就了现在所谓的幸福?高中至大学,相处的有几个邻家女孩子,但她们的父母总是在规劝自己的女儿少和这个邻居哥哥往来,因为我一直都是穷孩子呢!后来这个哥哥有了稳定的工作,有了令人歆羡的职业,却依旧还和十多年前一样,并永远地享受着晚自修带来的幸福。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