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说说那家拉面店而已

我常想起那家拉面店。
自高中起它就开在实验小学前,夹在大饼油条和生煎包子中间,成了颇受欢迎的三家早餐店。求学路途大家都要经过,吃拉面我们总比速度,筷子夹起连续不断的面条,三两下吞入肚中,然后喝几口暖心窝的热汤,便匆匆赶去学校上早自修。那时总会叫老板娘加点香菜,到后来它竟也成某些人表示与众不同的口味的噱头,大概香菜于某些人总有异味排斥之感。如果你要求新花样,可以加煎蛋,可以把面换成年糕,他们还另作饺子之类,而我一成不变地选择牛肉拉面加香菜,恰如它一成不变的价格,直到好多年后才随物价做了调整。
最近一次过去,老板娘说要换店铺了,大概是房租太贵的缘故。其实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因为它早已不在我读高中时候的位置上,等我大学毕业工作,才辗转打听到它现在的位置。我问这次要搬到什么地方,她也没确定好,说是定好位置了再通知大家。而我最后一次过去只见门面没了,却没有贴出变更位置的告示。大概她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一个适合开店的位置,一个可以接受的房价。
曾经那么一次彼此开着摩托车遇见,如果现在还能遇到,我一定会打听它的下落。但自己似乎并不是那么热衷,不然当初就应该留下联系的方式。作为一个十多年的顾客,仿佛这店于我而言是可有可无的,因为我有太多早餐的选择;也许又是因为牛肉拉面的价格并不是我能接受的早餐价格。但我却再也没能尝到他们拉面的那种味道,有几家店虽说打着都是正宗兰州拉面的旗号,但正宗归正宗,却不是适合我的口味。
做面的里间甚是狭小,老板揉面焯面,老板娘下料出产;外间便是几张桌子,有时拥挤有时空闲,老板娘还负责后勤打扫。曾经也见过几些帮工学徒,老板闲时总会说起,某某开的拉面店就是我这里学出的。拉面的口味取决于面料、拉功,老板可以拉出细如发丝的面条,也可以按顾客要求的宽度随意来拉,当然也擅长刀削面。拉面口味还取决于汤,其间应该是有秘方的。单独要牛肉汤的顾客也不少,于此我便想起了古龙小说《陆小凤》里那个叫牛肉汤的姑娘。
停在店门口的是老板的摩托车,有时需要载货用。最近不见了摩托车,不知道是否像我当初被偷了,还是被交警叔叔没收了,反正现在换成不需加油不必年检的电瓶车了。没年检就是黑车,就有被没收的危险。去年检吧,你首先要保证你的车是没问题的,比如这次我刹车灯出问题了,就得冒冷去修好了再回来。而第二次他竟看都没看,只听说我已经修好了,便给我盖了庄严的红章。再跳到另一处查验,再跳到另一处付费,保险费、车船税、年检费加起来是337元。万税之国不得不服啊,一下子就把我月工资的九分之一给贡献了。听说米国汽车年检费用才16刀,而且人家是保险公司争相出优惠抢你保险。大概摩托车保险和汽车保险不一样,虽然它们都叫机动车,所以摩托车保险都由一家叫PICC的公司承包(垄断)了,这家公司全称叫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还负责代收车船税。真是人民保险为人民,人民税收为人民。舍不得钱的,谁叫你开汽车开摩托车呢,去开电瓶车自行车吧!但后者实在太危险,不是驾驶危险,是一不小心就会被人牵走。再说你又不是那个日本游客,电瓶车自行车被偷,你只能认命。签证那边等了许久,听说网络断了,公共服务的网络应该很稳定才是的啊,人民网络为人民,怎么能这样呢?但我还是有iPad可以打发时间的。后来我再次相信微博里章老师说的,办证都是扔的,递出来的那是受竞争压迫的某某银行。终于我的行驶证上有多了一行浓黑的打印文字:亲,明年此时再来交钱哦。
现在在天朝,开摩托车的人越来越傻逼了。
话说老板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再骑三轮车,那时早上做完拉面活,还会抽空去骑三轮车拉人,真真好男人一个啊。但我似乎已经不见那三轮车了。如果三轮车是他自己所有,那大概是租给外地人拉客去了,他算是名副其实的老板了;但也有转卖给他人的可能,反正我是没见到停在店门外的三轮车了。
后来,我连他们的店也找寻不到了,但每次吃早饭总会多少想起有那么一家拉面店,从我的高中起就在经营的拉面店,一家已经做了快二十年的拉面店。特别是看到别家拉面店时,总会感慨,这么好吃的拉面店去哪里了呢?
他们因为没有属于自己的店面才会搬走的,连武大郎都不如。那些有房产的人是无忧的,他们靠着出租房屋可以把日子过得很好,不必劳动都强过那些早起忙碌晚来折腾的小民。原始积累很重要,但垄断资本更快捷,谁说车管所或其它为人民服务的某某人民单位里的公务猿不幸福呢?
然而我也只是说说那家拉面店,而已。

IMG_1713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