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考神马的

我就像寒夜里戍守城门的士兵,用不停的哆嗦换来些热量,时间已是冬月的最后一天。有幸的是阳光还会微微从浓厚的云缝中施舍些许,却又时不时隐藏不见。而四楼长廊的风是遮不住地吹来,抱个暖手袋或是不错,但我却只有屁股垫子。
我须无所事事地呆上两个小时,以会考场外监考的名义存在。听说昨日的会考使省里的领导很生气,紧急会议后一声令下,要求每个考场加派一位监考老师,头一回以一人的微末优势压过了高考阵容。三位老师在拥仄的考场里大概会分列上中下密切监视学生,如若作弊现象仍不见收敛,早晚会以一对一的形式进行监督,考场上的每一分钟死盯不放,看你如何作弊!当然考场也应该调节为十五考生加十五老师,一对一挨座服务。市领导校领导也陆续过来做了巡查以示重视,当然是走马神马的。
会考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轰轰烈烈了?它向来是被视作可有可无的鸡肋,虽以决定学生是否有高中学力能否能得到高中毕业文凭的依据存在,但这张学历的获取在本朝教育环境中根本没有压力,甚至弱智也没有不能毕业的压力,只要你拥有高中学籍。而又有多少大学以会考成绩作为录取的标准?一切都离不开高考,它最多只能作为高考成绩的陪衬。会考成绩好高考成绩差就是一废渣,反过来则是人才。高中百分百的毕业率,又无关升学,难免质疑它的存在意义。
但在本省至少一直有这个项目,并为领导高度重视。当然他重视的是个现象,并作出努力的样子,却从不重视它存在的意义。这也许需要改革的勇气加以破除;这牵涉到各方利益,考试越少考务办部分人员的存在意义就少,领导的政绩录就越枯燥。永远摸着石头过河,却从未见上岸,追求稳定是不变的法宝,所以会考还是要一如既往地进行下去,考生还要承受一次次考试的折磨,监考老师还要承受监考的折磨。我反对多次考试给师生的烦扰,但也不赞同一考定终生的选择标准。听说公务猿的录取越显公平公正了,但用高考和公务员考试来汇聚所谓的精英阶层,并造成趋之若鹜的表象,总是不利于各个阶层的平衡和整个社会的安定。
会考的存在意义在于有一个怎样的社会价值取向,说小点,它是独立于高考还是依附于高考。而今它恰属于后者。
而我们却不得不为一个没有独立意义的考试忙碌着,现在的我只能祈求太阳多给些寒冬里的温暖。
然而我竟不料,场内监考老师要上厕所要回办公室之类竟都得向我这个场外监考请示,感谢领导赐予我这么大的权力,我不禁有点洋洋得意,并感谢会考的存在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