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双有旱冰鞋了

感觉侄子并不是我们一家在照顾,便也稍觉欣慰了。我还是料得星期天他会打电话找我,虽然找了一个电脑坏了让我去看看的理由。电脑确乎是出了点问题,流氓软件耍起流氓来还是比较强悍。中途他干妈进来一趟就走了,给他买了一件外套和两条裤子。修电脑的我瞥过去,感觉那人真像嫂子,但我知道这绝无可能,我已近视太深了。
随后就带他回我妈那边吃中饭。许久年前的邻居带着当兵刚退伍的孩子来我妈家,一起吃饭联络久违的感情。儿子讲起在遥远的青海参军的经历,比如部队的黑暗一如这个社会的黑暗,虽有点心知,却也颇震惊。我不知道其他国家的军队建设是否一如我天朝,或这本是正常如官场的状态。受苦是底层的民众,但往上爬总是艰难而代价沉重,用代价去换取所谓的幸福,牺牲真如处于丛林,也许人类从未摆脱动物的本性。
侄子习惯要去银泰娱乐,在那里消耗上次剩下的游戏币,为几张彩票高兴,其实它只能换取廉价的所谓礼品。潇洒的人儿在跳舞机上表演着,我永远是默默无闻的观众。出来后去了三味书店小坐了一会,他们各买了喜欢的书,但我叫侄子不要买《雷锋的故事》,我告诉他那是假的,虽然他后来他买的格林童话也是假的,但两者的用心却截然不同。二楼临窗的位子是静心看书的地方,不想书店竟有这样的人文情怀,怪不得规模能日渐壮大,记得以前在惠政路只一小小的店面,而今十几年过去,俨然成了大型的图书文化用品综合商店。
到家时,旱冰鞋的快递已经到了,双双的适应能力还算不错,能保持较好的平衡性,晚饭后兴趣不减,穿着它滑d到爷爷家。回来却有点疲累了,只能半滑半背着过来,其实也不算滑,多是拖着走,但能独立站起来走已经很不错了。然而我一向是反对去参加什么培训班的。只为兴趣,不求专长。
顺路把侄子送上回家的出租车,他曾说每天都是星期天该多好,他也知道在我这里吃得好玩得好。但消费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双双也是在周末总问哥哥会不会来,也许快乐了本不应该考虑代价的。

补上开滑视频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2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