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早教讲座

没有一个双休日可以好好睡懒觉,星期六陪对对去早教,虽然后来带他进去学习的是母亲,但我也在外头等了两节课。星期天起来去华信听讲座。讲座的专家有很多大家都不明了的头衔,但应该承认在早教方面是很有经验的。专业性的知识我自是钦佩,我应该向她学习的是讲座的驾驭能力,互动能力。时不时的鼓动听众,鼓掌起立唱歌运动,所谓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但我是个木讷的人,而且笑点也很高,无聊地在发下来的广告纸上随意涂画。铅笔写字似乎比较顺手,但安全系数不高,在对官员问讯上用不上。课堂教育和讲座有异曲同工之处,至少能传达让听众接受的理念,除了理念的独特与稀缺,还应该在激发听众兴致。这大概是我以后进入课堂应该思考的问题。但我不是一个高兴致的充满激情的鼓动者,抑郁让我不觉得什么才是兴奋的,或许从那些稚嫩的面孔中看到青春本应有的激情,或许终会有感染我的时候。
讲座持续的时间有三小时之多,虽然过程丰富,但也不免让错过中饭的一些家长略有抱怨,但他们竟也难得坚持到最后,一方面是家长对于子女教育的渴望,另一方面也是奉化家长素质的提高。至于我无所谓素质的高下,但对于早教我已经写过一些文字。

早教有感早教是时尚潮流,没有早教的孩子就没有童年,就是输在起跑线上的那一个。但早教该教些什么,大概也要看个体差异因材施教,有时候...
我并不是那么看重孩子的早期教育,特别是专业机构的有意培训。后天教育特别是家庭教育远比学校教育来得重要多。
因为时间拖得太过漫长,爸都打了两个电话催问,甚至怀疑我们是不是在被洗脑。的确这个早教机构的广告也是打得厉害,动辄上万元的培训费,远不是专家所呼吁的办每个人都能上得起的早教机构的心声,再说我们已经报过名了。我没有被进过传销组织,但被洗脑却是经常。每一个传销组织都有一个能说会道如马丁路德金的导师,优秀的讲座也不例外。近的听新唐人新闻传播真善忍邪教的美好,远的听政治课历史课讲某党的伟光正。我们都在洗脑中成长,被灌输着看似正确的价值观。
孩子的幸福应该是有着健全的人格,独立的思考,而不是有意无意地被洗脑了,就像听了一次成功的讲座,仿佛自己离成功就只有一寸的距离了。现实并不如此,讲是那么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