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毕业季

操场入口铺设了红地毯,拱门上是成人礼的文字,旁边就是器材室,我躺在那边看着手机。然后看到一群群学生穿着奉中的文化衫来了,中间还杂夹着几个任课老师和班主任,好些都是比我小的同事,他们却已经收获了好多季的毕业生。我就出来在旁边站着,想起阶梯教室的热闹,还有那些青春的无畏。我的记忆中也闪过与我相关的那些毕业季。从二零零三年到现在,我带出的只有三届毕业班,那时候我还是那么的稚嫩,我还是那么的畏缩,甚至连学生一个离别的拥抱都不会接受,直到有一年坦然地拿过课代表献上的鲜花,来宽慰自己些许的努力。后来的我去过杭州阅过卷,曾经在某个夏夜阅卷结束的晚上喝得酩酊大醉。

单车杭州(上)一路的天气极其恶劣,不是烈日,就是暴雨,由于路途一点都不熟悉,所以显得愈加的无助。无助的时候就特别想念家人,而我却是刚刚...

单车杭州(下)杭州的网吧明显比萧山来得金贵,已经要3元一个小时了,五毛也是一档啊!睡醒离吃晚饭还早,就出来混网吧了,恰是更新日志的好时...

而后的几年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在电休克手术后就想不起来太多了,似乎也不愿想起,如果要找寻记忆,我想网站的日志会告诉我,混沌的岁月是怎样的一番经过。只是遗憾自己在别人最美好的岁月里放弃了自己的获取,我本应该带着另外两个班级毕业,我本应该也能享受如今这般老师的荣光与欣慰,但一切都被病魔夺走了,我甚至想不起来,那届学生是怎么个模样,我甚至叫不出这么多学生就那么一两个人的名字。
都是离别的空气,在绿茵场上是球员告别足坛的日期,在求学路上是学生们旧的结束新的开始。我这个蜷缩在器材室的生活似乎也应该告一个段落了,两三个月后,我也应该开始像他们一样的生活,备课上课改作业,也许会忙很多,但不要担心走不下去。路的开拓也许艰辛,但比不可怕,我不应该对未知思考太多。和无情的足球排球篮球打交道毕竟是没有什么太大价值,虽然尸位素餐的人多的是,但我不愿意成为其中的一员。和有情的学生打交道,把自己的理想与价值传递给孩子,那不是为教师的最大的意义么。
多少年后,我也会混在庆祝毕业成人的队伍里,多少年后,我也会逢人说起,某某某曾经就是我的学生。羡慕的固然有我,欣慰的终将也有我。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1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