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水浒

小时候听爷爷讲故事,他翻来覆去给我讲的就是武松打虎,那也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读书的时候语文课本里有水浒选段,是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林教头风雪山神庙,小说的情节记得并不是很清楚,但语文老师分析文辞,记得牢的是鲁达三拳给镇关西的视觉与听觉感受,还有林冲遇险的环境烘托:那雪下得正紧。完整的原著文字我没有正经读过,就连改编的电视剧都没看过,脑中只留下主题歌唱的: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
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只记得水浒中几个著名英雄的江湖绰号,他们的事迹甚至不能完整地道来,而其他次要英雄更是无所关注了。电脑里有一套水浒一百零八个人的小浣熊英雄卡电子版,只是怀念以前吃干脆面收集卡片的过往罢了。

小浣熊之水浒英雄卡亲,淘宝上有实物卡和电子版购买的,枉我多年吃方便面只为里面的那些卡。真是无所不能的淘宝啊,那家店还有三国之类的其它卡,当...
关于水浒也有两个段子印象深刻,一个说是有人去书店买水浒,营业员说我们这里只有水许,水壶要到百货商店买;还有一个错别字集锦,说是水许里有位好汉名叫李达,手拿两把大爹,有万夫不当之男。
后来买了一本水浒评说的书,看过却也忘记了。我总是跳过原著看评说,红楼梦如此,水浒也如此,就像看影视作品先看豆瓣评论一样。对于水浒我这阶段的选择是听书和看电视剧齐头并进。不过进度不一样,我已经在喜马拉雅听完水浒的全集了,而电视剧我只看到武松打虎。就谈谈听书的感受吧。
我选择的是李庆丰版的水浒传,需要付费,但绝对物有所值。李老师保留了传统说书人的特色,对情节的展开、人物的语言、环境的烘托都演绎得很到位,文白穿插各有所需,一些俗语都运用的很自然。对情节和人物的熟悉让我很佩服,我想他说书应该有话本的吧,也就是有文本可以参考着看,他应该是看着文本来讲的吧,不然他怎么能够一口气把一百零八将的绰号姓名一字不差地报出来呢。我在想,我以后上台了能有他百分之一的口才就满足了。
有句俗话说,少不看水浒,老不看三国。确实,整个水浒故事听下来,传递的大主旨好像是忠义,但小细节上还是细思极恐,比如杀人越货,比如黑帮火并,比如逼良为盗。放到现在,水浒的很多人物都是扫黑除恶的绝对对象。那个社会是奸臣当道的社会,那个社会的人物多是逼上梁山的悲情英雄。一个逼字写尽了水浒前半部分的关键,有自己逼自己的,比如宋江,有别人逼自己的,比如林冲;有恶人逼自己的,比如武松,也有兄弟逼自己的,比如秦明。孙二娘下蒙汗药卖过往客商人肉,李逵江州劫法场不管三七二十一,不分兵丁、百姓,见人就砍。这些细节都是容易教坏孩子的。
水浒的精华在前半部分,因为它塑造了一个个形象鲜明的英雄人物,典型而深刻,如不断黑化的林冲,如不守俗礼的鲁达,如一身胆魄的武松,如重友轻色的宋江。但到一百零八将聚齐,后面的故事就乏味了,一个是他们成了朝廷的鹰犬爪牙,行事就不那么令人热血;另一个是小说不再像前半部分集中塑造典型人物,前半部分好比是纪传体文学,后半部分成了流水账似的编年体叙述了。只是征方腊看到一个个英雄凋零不免让人唏嘘。观众或是听书的总有大团圆结局情结,前半部分英雄聚义替天行道,不免让人鼓掌叫好,后半部分英雄招安替官家卖命,牺牲不免让人痛惜。在文革时期,宋江被冠上投降派的名号,其实如果梁山不被招安,一直以朝廷反叛身份行事,这水浒也就成了禁书了,因为鼓吹暴力革命与当局作对,又怎么能让当局心安呢?所以宋江他们究竟会走上招安的路,这是符合封建王朝的主流意识形态的。特别是文人士大夫,都有修齐治平的情结,落草为寇乃衣冠禽兽也。当然,水泊梁山也不能被视作是农民起义,因为这一百零八将的身份真正被称为农民的少之又少,更多的是官吏、地主、手工业者。所以不要轻易地拿来做无产阶级革命的典型了。
水浒听完了,李庆丰老师是一种演绎,还有更多的演绎等着有兴趣的人去挖掘。如果水浒的结局是悲剧,那么就让我们思考:作为一个社会的人,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高阶还是卑微,该如何选择自己的人生方向?特别是到了命运转折点的时候该何去何从。水浒作为名著,让我们思考人生终极意义,也思考人生细节处世,比如仗义疏财,比如为兄弟两肋插刀还是卖友求荣。政治上的妥协究竟能换来怎样的结局,暴力革命是否会是历史的轮回。也许你可以读出很多,但你一定读出了那种为人应有的豪气,那些英雄也许有个人主义,但至少教我们不能猥琐地活着。少也能读水浒,只要引导孩子读出那里面为人的闪光就可以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3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