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周办公室已沉沦

或许我还没有被边缘化,他们找我去监考,他们又找我去值周。我想不起最近一次的值周是什么时候,仿佛已经过去了几百年,但我依旧能记得在东门站岗时你我的模样。值周办公室还在吗?我就进去看看吧,桌上已经布满了浅浅的灰尘,几张值周的吊牌无声地躺在那里,或许它们挂与不挂都没什么关系。听说那里装了无线路由器,但它的存在意义又有几何?出了事没有学生会找值周老师,而每个岗位都有人员本身存在着,值周老师似乎是一个多余的存在啊。就像连体育器材都有保管员,更何况东门西门有日夜值守的门卫呢。
政策的亘古不变,彰显着政策的生命还有它的正确性,这项悠久的传统已经保持了数十年,或许在我还未工作在这个单位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想来已久,我也混沌了这么多年,至今功业未就。想起别人家的家长与孩子,总是遮不住的苦笑。早上的我还没起来的那么早,五点五十分的闹钟把我从沉睡中惊醒,我一个人吃了一碗丰盛的拉面,虽然里面没有一丝的牛肉,但有了香菜和蒜头,那牛肉汤就有了无尽的滋味。我故意选择站西门,这样可以回避东门进来的诸多老师,社交恐惧让我不愿意面对他们,虽然我想东门这么早必也不会有多少老师到来,但西门不是更加冷清么?却来了四位学生,分左右各两个站好,我也陪着站了一会,一起站岗的还有西门保安。领导没有来,领导不是星期一才会来的么?今天可是星期六啊,想想以前的双休,总是睡得天昏地暗的,自从对对有了所谓的早教课后,星期六也不能睡懒觉了。其实他也还在睡梦中,但八点半就要到早教中心,勉强叫他起来,第一节课的时候他表现还好,等到第二节课的时候他居然想跑出来逃课了,勉勉强强按住他,穿着件小外套的对对已经头上冒汗了。
中考结束后的录取工作陆续展开了,新高一也会到来,我不知道我重操旧业的日子会是什么时候,是新高一上课的时候呢,还是新学校搬过去的时候呢?但我已经做好准备了,我的利刃饥渴难耐。虽然还有一些害怕,但我想得更多的是重操旧业会给我带来怎么样的正面形象,所以我还是乐于接受新的挑战的。
至于侄子的志愿填报已经成了这个家庭最近的顾虑,糟糕的成绩已经决定我们让他去读职高或者技工学校,但他不知为何在网上找到了蓝翔,一个脑子想去搞电竞,或者去搞直播,不知道前途为难,也不知道创业艰险,单单一个初中的文凭以后又怎么能混下去呢?没有关系没有实力没有天赋没有磨难,好像就是年轻无畏的心,不知道无知者无畏。以后的学费我们家多少也是要资助的,但对对的早教,双双的打针,所欠的款项,这些让我们自顾不暇,却还要摊上一个不省心的侄子。自己没有经济来源,却想着痴人说梦。
我还是沉默吧。接下去的一周必也是丰富的一周,有早起有晚归,因为我又像普通老师一样值起周来了。虽然我知道值周没什么意义,虽然值周是做给领导看的,但它毕竟还有存在的原因,百年名校的风气总不能因为一两个老师有声无声的抱怨而中止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15 条评论

  1. 网络直播这块水深 比学习还要困难 但既然要做了就要让他尽最大努力去做 的确不是所有人都是读书的料 但如果没有坚定做某一件事的心的话 那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有所成就的 事在人为啊!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