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回忆杀

我也是在朋友圈才知道他们又要来上海开巡回演唱会,这已经是来上海的第三次了。那年她刚高考结束,他只身一人坐在遥远的看台,用他的爱疯二代给她传递现场的声浪。那年他们一起去看西城,最后都站到了椅子上跟唱。后来他们各自结婚生子,各自幸福。算那时光,也过去了十三年,有的为人妇,有的面临中年危机。但当再次翻开那份记忆时,满满的似乎都是青春的感慨。
作为偶像的引路人,他在她生命中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也许是匆匆的生命过客吧。但对于他自己,每一份热情都是生命中的奇迹。那年他才刚刚走上讲台,满脸都是青春的印记,会在讲课之余给他们放西城的音乐或视频,那动人的旋律打动的也许并不是她一个人的青春悸动。但又有谁知道他的青春是怎样走过。
西城的第一张专辑刚引进的时候,也就是二十年前,他刚刚读大学,在一个人的周末一个人靠窗的位置,打开随身听,放入磁带,沉浸在五个人的世界里,那时候有真爱如你,那时候有阳光季节。研究歌词把它当做英语学习,当时似乎也很骄傲,寝室里唯一一个通过四级的孩子,但后来彼此的命运又发生了怎样的变数啊。幸福之于每一个个体总是有差异的,要承认他并没有成为六个人里最幸福的那一个。那年带她来宁大,想必她也欣羡美好无忧的大学时光吧。很遗憾,他从来没去过她的大学,即使他像一只惊鸿瞥过津门。还记得我送你的音乐播放器吗?那里面藏了多少张西城的专辑啊,想必你不会错过他们的每一首歌吧?其实我并不喜欢他们爵士风格的那张专辑,不知道我们是否还可以坐在一起讨论彼此的喜恶。大概只剩下满满的唏嘘吧。就像他们由五个人的组合变成四个给人的唏嘘一样。
那时候西城中文站还在,我在论坛潜水,你在那里冒泡。你说你翻译了他们的歌词,我急不可耐的去围观。我们一起买他们的笔记本,一起买卫衣,一起买体恤,仿佛要把那份追求贯彻到底。但我知道理想只是写在歌词里,现实就是,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我们的未来似乎没有相交的痕迹。一年又一年,直到西城已成立二十年。我们的青春也在时光的车轮里奔跑着过去了二十年。真是白驹过隙啊,生如草芥,任死神随意收割,二十年花白了少年的鬓发,二十年有些人埋成黄沙。但在内心深处,仿佛一直都流淌着青春的血,还不曾冷却,就等着那二十年再回首再沸腾。
我有时候会对着电脑屏幕里的视频潸然,有时候觉得生命中有了那份对他们的追求而变得高尚起来,尽管更多的时候自己还是那么庸俗不堪,但就是有那么一瞬,觉得自己是那么与众不同神奇非凡。不知道你是否也有这样的感觉,也许这就是追星的一种反应吧。
二十年了,你依旧热情如故。那个少年独自一人在跟唱着音乐,周围都是陌生的人,荧光棒朦胧了他的双眼,只有他自己知道生命中错过了什么又收获了什么。在漫漫人海中找到一个志趣相投的人是多么不易,一辈子有一个志同道合的人携手走过有时多么难得。那个阳光季节里的美丽女孩又在哪里?想起你你就会在那里吗?
在制作双双的相册里很多都是西城的背景音乐,在手机铃声里也有西城的旋律,自己也会如胖虎般哼唱几句,大概也因为西城我选修了乐理课。那些唱过的,那些歌词里写着的,都留在一个人的青春岁月里了。现在再也回不到过去了,我曾经说过十年一觉宁大梦,那么二十年就是漫长的青春迷梦了。
但依旧要感谢你,让我在不惑的年纪犹能泛起青春的涟漪。我问双双要不要去看西城的演唱会,他们的歌双双也熟悉的啊,但是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知道,孩子并不全是大人的寄托。终究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彼此相交的轨迹并不会绝对出现,谁也不能勉强谁。
在怀念西城的日子里,想起生命中有个她,他觉得自己也能宽慰自己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6 条评论

      1. @双双对对爸爸 额,话说你这排版,我有一种崩溃感!之前看到初一的英语书(李雷和韩梅梅),就被狠狠的击中,往事只能回味,突然想到如果只是趴在课桌上睡了一觉多好,被老师的粉笔头砸醒,也是一种幸福。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