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买狂暴者

说起酒店旅馆,文艺作品有《卢旺达饭店》、《布达佩斯大饭店》、老鹰乐队的《加州旅馆》等等,这次看了高分作品《孟买酒店》,就觉得那里总是有故事的地方。极端原教旨主义总以圣战的名义打击异教徒,不惜别人和自己的生命。他们面对死亡有大无畏的精神,以信仰的教义来为自己的杀戮正名,其实这已经是一种没有人性的表达了。真正的信仰是热爱他们的神祇,但不会让自己陷入狂热的境地。各种宗教无论是解释前世还是今生抑或来世,都教人向善,而不是以信仰的名义诉诸仇恨与暴力。
恐怖主义之所以恐怖因为他们实施的是无差别的杀戮,不分善恶,无论老幼。在《孟买酒店》里,那些行凶者面对手无寸铁的游客和员工,疯狂地扫射子弹,血泊无法激起他们心中的怜悯与敬畏,因为他们实际上是一群被洗脑的人。幕后的牛老大一直没有出现,只有他在手机里的声音,远程控制着这些被洗脑的暴徒行凶。那些暴徒其实都是孩子啊,但我们都知道,教育要从娃娃抓起,洗脑更应该从娃娃抓起。这些孩子如何看待生命?所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违背真主安拉的都是该杀的异教徒,眼前的异教徒不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而是应该被净化的对象。这些孩子如何看待死亡?真主真的会在天堂等着他们吗?他们用自杀袭击,他们以小群体对抗整个普世价值,是谁给了他们勇气?这勇气莫也不是洗脑的结局。
在《孟买酒店》里狭隘的民族主义被放大到极端,他们迟迟不杀美国人质英国人质,因为美国和英国是最大的西方敌对势力,他们要向全世界宣布,处决这些人质是为整个民族的荣耀。我又一次被这些孩子被洗脑而叹息了,我只能说老大哥洗脑的手段真太强大。老大哥不单用真主来诱导,还用金钱来迷惑。那个暴徒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似乎表现出了深深的爱,却不知道那可是莫大的反讽啊。你有你自己的家,别人难道就没有别人的家,如果你曾设身处地,那也不会对绝望挣扎着说我还有家人的人质扣动扳机了。那些中途退出的员工说因为有家要照顾,有人留守说是把酒店当做了家。为了孩子可以在险境中去而复返,为了家庭可以勇敢地生存下去。影片没有绝对的主角,戴维最后死了,俄罗斯人也死了,员工阿琼和主厨活了下来,其实这都无关紧要了。也许观众已经麻木,不会在意谁活下来谁死去,因为他们也看到了太多的死亡与伤害。一场大屠杀下来,当事人、受难者、看客都麻木了。
但要清楚,每个人背后都有家庭,每个人都有亲人守在电视机面前焦急地等待牵挂的人从事故中安然走出来。任何以杀戮为手段以净化为名义的冲突都是违背人性的,《孟买酒店》的恐怖袭击问世人:宗教究竟带给了这个世界什么?我们看到一个锡克人的虔诚,但他可以为了救人解下自己的头巾,牺牲信仰为了善心。极端主义以宗教的名义进行杀戮,不管是影片中的那些穆斯林暴徒,还是十字军东征时的基督教徒,这些并不是人性的应有表达。
我想起《穆斯林的葬礼》那沉郁的文字,我想起新疆维吾尔族人的处境,对待宗教,我们要给予最基本的尊重,这种尊重应该是人与人彼此的尊重。有了那份尊重,同教徒和异教徒,信教徒和无神论者才能彼此和谐共处。
《孟买酒店》有一句台词好像出自那个俄罗斯人,说就是你们这群信教的人搞出来的事,我忽然觉得这部影片真实的可怕,似乎又透着点那么些浓浓的反宗教色彩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2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