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开始了

总钦佩某些人努力地付诸计划,比如做出国的旅行,我却只是求更多的机会,其实机会只需自己稍加争取便可,却又瞻前顾后太多,以致总留着对别人的钦羡和对自己的感喟。然而过年前后并不是出行的好日子,除非早早做了准备,我虽没有经历一票难求的尴尬,却也深知水涨船高的道理。也许安居在家或是最好的度假方式。
而过年却越来越没有样子了。祖辈们或还守着那些传统,而生活水平的提高让年轻人感觉不到新年的与众不同了,所谓穿新衣戴新帽守压岁钱的期望大概都快降至零点了吧。而本山大叔的退出,也让春晚越发成为鸡肋,实在的,我也好多年没有将它当做过年的正餐了。而母亲还是虔诚地在年前祭拜菩萨与祖宗,对于虚空,我大概也不能反对些什么,只是随便应付一下了。然而我觉得我真是虚空地存在着。
我不知道往后的几年应该怎样去奋斗,我依旧不能超脱。终于在我们组里也就只剩下三位一级教师了,我想我必定是最后一个,但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我甚至依旧怀疑于自己李老师这个角色。将来会是怎样的变数,我总是在一步步漫不经心地走着,却又期待着变数。然而一学期又平静地过去了,至昨天开会结束,也就开始了又一次的寒假。相应中央的号召,没有了年夜饭,也少了年货。中央打击腐败的决心做足了表面文章,只怕是难不倒大恶巨贪,却可能会让中产阶级怨声载道。这个艰巨的任务不在于上头的厉行,却需要从体制上做根本的改变,但既得利益者是不会有壮士断腕的魄力的。
其实我还是比较愧疚于没有去看外公,虽然子女们每天都在,但下一辈却是难得一去,仿佛隔了一代便不是自己的责任了。同样的,外婆在医院里会是怎样的状态,有得着怎样的待遇,我都不愿去知晓,仿佛那是会打扰自己平静的生活的。我这样想是不是太过自私了?然而想到外婆年内必是要回家了的,就又心安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