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总动员

我不太喜欢大众化的扣扣空间,还是保持了最初博客写作的习惯,甚至不惜花费钱财购买属于自己的网站。建站的费用包括域名、虚拟空间、数据库。今天也狠心将续租时间到了二零一八年,平均下来一年要费三百多元,这也许有悖于共享免费的互联网理念,在某些人看来也必是很傻逼的行为,然有自己独立的清净空间,也足以自娱自乐了。而最近我也不必担心贴图带来的空间紧张了,因为已经增到了八百兆字节了。(请体谅我为维护汉字纯洁而做作的表现)
有时候家长的良苦用心,误人子弟的我承受下来总觉有点愧疚,然而却又不能保持以示清高的拒绝,仿佛这于人情世俗不合。
商量岗的的车路并不理想,不可能有缆车直接送你上去,一路盘旋颠簸,好多人都吐了,我也有点恶心,但到滑雪场大家似乎都增了兴致,忘却了在车上的苦难。我给双双装滑雪板的时候就出师不利,手指受了伤,只是冷冽迷蒙的造雪天还是让我很快忘记了流血。也不枉我昨晚看了化学入门视频,至少上装备之类的基础动作还是为难不到我。妻子很快就失去信心了,再说她的状态出发前就不是很理想,我们两个就基本陪双双。孩子的接受能力还是很强的,稳定性比我们都好,看她有模有样,也是旱冰滑过的缘故。但她固执的性格一直要逆行而上,到后来才想通走电梯上坡。其实坡既不长也不陡,大概都是为初学者设计,但人造的雪总是让人觉得怪异,但也勉强能满足滑动的条件了。而那些教练也是在狠命宰客,实在的不容易,然我们都自学站立并滑动了。妻子最后也能滑几下了,似乎比我速度太快刹不住往往倒在雪泊中稳当多了。
里面大汗淋漓,外面衣裤湿透,如果双双感到快乐,那一切便都是无所谓的。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