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就在那儿

为什么要登山?著名登山家马洛里说,因为山就在那儿。登山是一种自我挑战,在敬畏自然的同时,又是战胜自然的人之伟大。现在有很多的登山者,有锻炼身体的,有挑战极限的,登顶时或许都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慨。

当代登山条件优裕,世界第一高峰对普通人来讲也不是不可逾越的绝境。只要你有钱,请得起给你负重的向导,让直升机直接送你到第二台阶,剩下的路也就不难走上去了。在顶峰自拍的人太多,拥挤的场面出现人员死亡的情况,尼泊尔还被要求限制登山证的批出。

那些攀登者的心态可能不是挑战自我,更多的可能是在别人面前证明自己的虚荣。而对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中国而言,登顶珠穆朗玛,有着强烈的政治目的。当然我们知道三年灾害不是自然的,但若能登上世界第一高峰,这样扬眉吐气的大事足可以成为全民丰富的精神食粮,大大抵消肚皮的不足。而边界线的争议也是需要中国人去登顶,尼泊尔说,你们连山都没登上过就怎么能说山是你们的呢?为了这一寸领土,登珠穆朗玛峰就是必须要完成的政治任务。就像我们现在对钓鱼岛的主权伸张,就像我们对南海的态度,维护领土完整是任何一届政府都应该去捍卫的。我们无法忘却旧中国割地赔款的屈辱,一个国家的强大,首先是维持领土的完整与统一。虽然我们通过《中俄全面勘分边界条约》让出了土地,没有了海参崴,没有了唐努乌梁海。

抛却政治,谈谈人性。登山失败的悲壮总会唤起人心底最深沉的感喟,六零年的失败是因为没留下影像用以证明,虽然三位登山者可以自己证明自己曾登顶过,但那个时代更需要国际的承认,好比新中国这个政权需要得到国际的承认一样。在茨威格《人类的群星闪耀时》里写斯科特征服南极,没有成为第一名,没有活着返回,我们该怎么去定义他的行为?徒劳无功?伟大悲剧?名垂千古?挑战未知,超越极限,团结互助,勇气可嘉。

十五年后,还在文革,那时代是人性泯灭的时代,但也有人性光辉的时刻。曲松林呵护队员说责任比山还要重,李国梁与黑牡丹的朦胧爱情及他的自我牺牲,方五洲与徐缨的坚守,徐缨说在我们之间的那座山消失了……这些都让人感动。是啊,时代再糟糕,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关怀总不能丢了;环境再恶劣,有相爱的人在一起总能克服困难。

每个人都有一座高峰要攀越过去。大风口连巨石都会被刮走,对付雪崩要争分夺秒,人生艰难,毅力和运气都需要加持。但翻不过去未必是种遗憾,翻过去了也只能庆幸命运对自己不薄。

看着看着不自然地被祖国的伟大感染,五星红旗终于升起在珠峰之巅,这个民族的人民真是太可爱了。吴京再一次以战狼式的叙事模式让人看到大国崛起的亢奋,但让他演感情戏总觉得怪怪的,硬汉柔情好像并不匹配。最后还有成龙的客串,这两个动作明星演绎传记题材影片,有点让笔者一时适应不过来。

《攀登者》让人看到在条件恶劣的国情下,前辈们都能克服困难创造奇迹,歌颂他们,也反思我们这个国家以前和其他国家的差距,并珍惜现在的繁荣富强。当然七十年走来,这个国家还有很多的问题需要去解决,需要我们努力让祖国母亲完美。登山者的精神永存,中华民族将一如既往的伟大。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4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