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了一套名著逼双双读

中文系也要涉猎世界文学,大学里读的最多的就是萨克雷的作品(代表作《名利场》),后来也糊里糊涂以此写了所谓的毕业论文,又糊里糊涂地通过了。有些名著读过后深有体会,心有戚戚,做了笔记,现在那笔记本还保存着,但毕业论文已经找不到了。

第一代网名来自《红与黑》,取了个黑色于连的英文名,至今仍在用的网名有坠落的晨星,典故来自西方文学中常见的《圣经》里天使堕落的传说。那时候网通还有丰富的共享资源,也在上网的那段日子里下载了很多世界名著改编的电影来看。西方文学或者说西方文化吸引了我,偷懒跳过原著,看了很多迷你剧,《锦绣佳人》《南方与北方》《德伯家的苔丝》《远大前程》《雾都孤儿》《基督山伯爵》《理发师陶德》《悲惨世界》《爱玛》《简·爱》《安娜·卡列尼娜》《战争与和平》《绿山墙的安》,还有上几年流行一时的《唐顿庄园》,不一而足。

我并不是学习某位大大背书名,我翻过很多的书,看过很多的影视,但我并不是一个过目不忘的人,甚至根本不会讲故事,在讲台的那几年,我怀疑自己一直在照本宣科。但阅读名著时,那种语言文字的美自在体会,自己和主人公置身在那个世界,同呼吸共命运,同悲哀共欢喜。

如果说名著给了我什么,我觉得每一次的阅读都是灵魂的洗涤,让自己不再庸俗,让自己诗意地活着。从此自己不再是凡夫俗子,自己的内心深处有了超凡出尘的气质。浮华的世界,喧嚣的时代,我们要优雅地度过每一天,究竟什么能给我们指引?让我们在挫折时能宽慰,让我们在成功时不骄傲,让我们在平凡时也高尚?我想名著就是有这样神奇的力量。

很久没有拿一本书像《傲慢与偏见》开头女主人公伊丽莎白一样边走边看了,也很久没在公园的石椅或草坪上拥书入怀了。病后的我已经尘封了很多书,阅读的也是手机上的一些文字碎片,但我依旧会怀念那些年有名著相伴的日子,告诉自己,有那些书中人相伴,自己并不曾虚度了年华。

双双这样的年纪应该读了不少名著了,但她却在抖音和游戏中无所事事。这八本名著根本不能代表浩如烟海的全部,但我希望这会是一个好的开始,不单是为了她的语文成绩,更是为了一种素养,一种修为。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扫描出了八本书里的手绘思维导图,如果你正在读其中的某一本,希望它能给你小小的辅助。

《呼啸山庄》和《茶花女》很早的时候有漫画版本,看过忘记了,只记得同套漫画里《罪与罚》里主人公杀人的事。现在去淘宝搜索不到这样的漫画了。曾尝试看过《呼啸山庄》的原著,也许当时状态不佳,没把握它的叙事方式,中途放弃了,后来赶了影视作品,才算了解了情节。在简·奥斯丁热的那些年,《傲慢与偏见》看了几遍。《巴黎圣母院》也看了电影版本,因为教材中有节选,所以还是很熟悉其中的情节。《双城记》同样因教材之故,虽然它出现在英语课本中,但谁都熟悉小说开篇的名句——那是最好的时代……《红与黑》我只记得主人公那能倒背《圣经》的本领了,他也杀了人。《高老头》很遗憾,我没有读过,也不知道有没有改编的影视作品。《罗生门》这本书是芥川龙之介的小说集,而《罗生门》小说曾出现在高中语文课外读本中,作为外国小说鉴赏教学的辅助。其实《罗生门》更有名的是由黑泽明执导的同名电影。罗生门用来借指人世与地狱之界门,事实与假象之别。

八本书都有序言,推荐孩子看的时候,可以让他们先把序言都看了,然后选择最感兴趣的一本看起。孩子的心浮躁得要命,引导还是很重要的。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2 条评论

  1. 博客文章风格超级独特,写作水平很有灵性,调皮中带有一丝丝的桀骜不驯,完全游刃有余。网站年龄中用的苟延残喘很有灵性,给你yes。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