踌躇满志的李老湿

中午吃饭时间,打印室空下来了,我还坐在没有网络的电脑前,等着铃响去站岗。校长突然过来,问我李副校长有没有找过我,我说没有,他便走了。我纳闷会找我什么事,大概也是麻烦事,我便打电话去问,但是电话没有打通。在去食堂的路上遇到了他,他说让我协助小巩去处理一下报告厅和阶梯教室的灯光音响。大家觉得我在打印室太闲了。太闲了!

去报告厅做事,好听点也就是所谓的调音师吧。新学校的报告厅真大啊,初来时音乐郑老师在指导学生合唱校歌。那校歌历史悠久,我读书的时候就已经在传唱了,歌词中有凤凰山锦溪水,那可是老一中的地理表达啊,已经过去两代了,歌词还是没变。歌词中还有党和社会主义的词眼,现在听起来就感觉不是滋味了。当年也没什么触动,因为自己那个时候还幼稚。而今的学生不也幼稚吗?

匆匆地吃好晚饭,又去报告厅听小巩指导。场地的布置是为了马老师的一个讲座,题目是阅读改变生活方式,对象是锦溪书院的初中学生,主持人是锦溪书院余校长。马老师循循然善诱人,用她丰富的语文功底不时迎来学生阵阵掌声。在我这个曾经的语文老师听来,也不觉得有卖弄文采之嫌。让学生记住作家姓名作品名称有多大的意义呢?萨格尔王不也喜欢背书名吗?我想对马老师说,你选的背景音乐好怪啊,虽然它唱的是《前赤壁赋》。

初中生嘛,兲朝的初中生特容易洗脑的。正接受军训,教官除了教导整齐的队列,剩下的就是唱红歌引导忠党爱国了。讲座完了还给他们看七十国庆的阅兵式,步伐整齐,口号嘹亮,我坐在最后一排,也快被震精了。

在教官的口令下,学生有序地退场了,偌大的报告厅只剩下我一人。小巩来后,就指导我关闭幕布、设备。现在的我不是一个老师,不能给学生洗脑了,却是一位打印员、资产录入者、校公众号编辑、调音师。这样想想,自己也踌躇满志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2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