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史

蒋校长昨天过来,让我在校史这一块帮个手,无所事事饱食终日踌躇满志的李老湿又多了一个头衔。百年名校奉化中学的前身与今世已经有人大书了一番,只是十年易过,沧海桑田,那些可以写进校史的人事,那些可以润色汗青的文字总不该被轻易尘封。

奉化中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宋人朱熹讲学龙津学堂,这样算来远不止百年了。用历史的久远来证明生生不息,所谓源远方得流长。中国人善喜论资排辈,年长者也往往受人尊敬。个体生命放大到民族国家,历史的悠久仿佛也成了文明的发达。所以我们以悠悠华夏五千年文明自居,但信史可考的时间也只能从商朝算起,想来也就三千六百年的历史。夸大是修史的惯用手法。可怜美利坚合众国只有两百多年的国史。

历史伴随着传奇,粗翻那些帝王本纪里记载的伟人,其诞生无不充满异相,比如宋太祖,比如明太祖。就连私修的《史记》都不免对汉高祖的出身进行了神话色彩的渲染。至于红太阳的升起和照耀,那更是高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就连歌谣的传唱几乎让人相信,这远不是历史,而是神迹了。

区区的一所县立高中,也有修史的雄心,其气魄大概比得上司马迁当初的理想: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而《史记》被鲁迅称为史家之绝唱,言外之意,《史记》之外再无其他可以称道的史书了。在我的理解范围看来,《史记》彰显着人性,有传主的人性,有作者的人性,而后代的史书多是官修,都是替官家说话,公式无外乎抹杀前朝,歌颂今世。而像《资治通鉴》听书名正能量满满,其实带上了强烈的功利主义色彩。

不见人性不说,最怕的就是满纸谎言。谎言不说,还有对历史的刻意回避与隐瞒。一部当代史就是羞羞答答的谎言史,我说的是万恶的国民党反动派对蒋委员长的美化歌颂,我说的是万恶的日本帝国主义对南京大屠杀的否认。至于新中国,历史与前途都是美好和光明的。一代代的伟大领袖正带领这个文明古国的人民崛起。

历史原是个过去式,但修史的都想弄一部通史修到当下,奉化中学的最近一次的修史已经是十年前了,在迎接建校一百二十周年的那段时间,总需要把这十年的丰功伟绩显示出来,仿佛是为所谓底蕴深厚的名校加上浓墨重彩的几笔。

短短二十年,这所中学已经搬迁到第三座校址,建筑与树木承载的历史一次次地被抹去重建,那些可笑的雕像被搬来新址,无声地诉说着当年在这所学校承受的风雨。历史不是简单地书写在纸上,也应该在那些古树古建筑上,但泱泱华夏,日新月异,高楼林立,旧屋坍圮。一切都是新的,毕竟是新中国,毕竟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了。

然而谁会书写个体生命的历史,多少人还在日记自己的日常,区区的数旬年华,多少人被淹没在历史的尘埃。有幸的只是少数个体,无论流芳百世抑或遗臭万年。

修了家史,缮了族谱,墓碑上刻下子孙的姓名。一个人的历史也许平淡无奇,但更应该被重视铭记。然而多少的历史里个体生命只是一颗颗的尘埃,掩埋成厚厚的黄土。一次次震古烁今的运动里,个体牺牲成一个个数字,转瞬间被人遗忘无余。

这样想着,我觉得修校史也有那么点必要了。然而即将作为其中的一员,我大概是做不到像司马迁的发愤为文了。只是我写不惯官方的文字,他们的语言又太过精深。

然而我又有什么理由推辞呢?毕竟我在这所百年名校只是无所事事的一名闲人罢了。被人招呼来去也是正常的。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6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